导航菜单

南邮回应研究生身亡事件:解除与其导师的聘用关系|南邮|研究生

原标题:南京邮电大学应对张宏梅事件:终止雇佣关系

资料来源:南京邮电大学

简报

学校调查组按照相关程序对张宏梅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经过调查,张宏梅作为一名大学教师,道德失范严重,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不良影响。他违反了教育部的《新时代高校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根据《教育部关于高校教师师德失范行为处理的指导意见》,学校通过研究决定,他将按照程序撤销专业技术职务。报请上级批准撤销其教师资格;终止与其员工的雇佣关系。

学校将认真履行师德建设和管理职责,严格规范教师履职行为,为师德建设构筑坚实的防线,营造良好的育人环境。学校坚持对违反教师伦理道德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一旦核实,他们将受到严厉的处理。

南京邮电大学

2020年1月10日

previous Reported

Original Title:南京邮电大学一个研究生实验室去世,曾为导师“做私人工作”资料来源:北京新闻

南京邮电大学2020年1月5日宣布,2019年12月26日上午,学校发现材料学院一名2017级研究生意外死亡。

一些网民报道说死者名叫谭某,死于学校实验室的一场火灾。他被他的导师张“虐待、压榨、羞辱、拒绝参加六级考试、拒绝改变论文,还被要求签署推迟毕业的承诺”,从而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1月6日,《新京报》记者走访了解到,死者是南京邮电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谭大为。他的导师是张宏梅,该校的材料物理教授。许多学生说在张宏梅有针对学生的人身攻击甚至人格侮辱。此外,张宏梅还涉嫌让学生为她的私人公司工作。

南京邮电大学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新京报》的一名记者表示,张宏梅在管理学生时使用了不正当的方法,并对他们进行了虐待。目前,南京邮电大学已经取消了张宏梅研究生导师资格,并根据学生意愿将其指导下的所有研究生转到其他导师。后续调查和处理正在进行中。

南京邮电大学信息通报。

相关实验室已经关闭。

1月6日,南?┯实绱笱а虿?(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证实,10多天前,材料学院发生火灾。严三的学生谭大为和他以前的朋友死于火灾。

许多学生向《新京报》记者回忆说,事件发生后,大量的水从材料学院六楼的楼梯上往下流。"可能是消防队灭火或启动了其他消防设施."由于六楼的入口被封闭(封条显示2019年12月26日,南京邮电大学),并由保安看守,北京新闻记者无法进入火灾现场。

六楼是谭大为研究小组的实验室,主要做装置实验。沈波告诉记者,他也去过六楼实验室和谭大为一起做实验。

事发当天早上,沈波给谭大为发了微信,但没有回复。他又打电话说,“没人接”。一天后,他从同学那里得知死者是谭大为。

现在在材料学院大楼外面,你仍然可以在六楼的外墙上看到黑烟变黑的痕迹。一些材料学院的学生说,“从12月26日早上开始,六楼已经关闭,五楼实验室已经关闭,进行安全检查。”“人们过去常常在实验室呆得很晚。事故发生后,大学科技创新中心

据新闻报道,张宏梅2006年获得吉林大学微电子和固体电子学博士学位,2011年进入南京邮电大学材料学院。根据材料学院大楼张贴的宣传资料,张宏梅是一名材料物理教师,曾负责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项目和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开发项目。

南京邮电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宏梅。图片来源 南京邮电大学报南京邮电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张宏梅教授。这张照片来自南京邮电大学“材料学院”的一名学生,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张宏梅与教研室的学生交谈时,“在实验开始时,但当谈到它时,有人身攻击,甚至伴随着人格侮辱。”

沈波还从谭大为和其他同学那里得知,张宏梅会大声骂人,甚至包括人身侮辱。他听说“事发前一天,老师骂了谭大为和他们几个人”

沈波说,谭大为2017年的一些研究生在呆了一个月后无法忍受离开。在那之前,一些哥哥不能忍受离开。

1月6日,南京邮电大学宣传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张宏梅在管理学生时使用了不正当的方法,并对他们进行了虐待。谭大为在意外死亡前被张宏梅虐待,但他的意外死亡是否与张宏梅虐待有关仍有待调查。

新京报记者获悉,张宏梅也被怀疑让学生为他的私人公司做“劳工”。

Eye contact显示,张宏梅是南京大瑞梅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成立于2013年,主要从事化工原料、生化试剂的研发和销售,以及危?栈返南邸4送猓藕昝芬彩浅ご喝鹩罨げ牧嫌邢薰镜拇蠊啥局饕?2019年被取消的有机光电材料、有机光伏材料、化学实验耗材和化学实验试剂(不含易燃易爆产品和危险化学品)。

1月7日,新京报记者访问了位于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大瑞梅辛公司。透过锁着的玻璃门,房间里只有三张桌子。公司的邻近公司说公司经常被遗弃。

上述网民报道称,张宏梅在学校内部的实验室秘密囤积了大量易燃溶剂,并要求学生向公司客户发送溶剂。

沈波告诉《新京报》记者,谭大为很久以前就告诉他,张宏梅会安排他填充溶剂(将各种实验性溶剂倒入瓶中),密封容器并寄给顾客。根据他与谭大为的微信聊天记录,2019年12月1日,张宏梅要求他补酒,他不得不取消其他活动。

"导师应该得到报酬,可能不多,具体数额还不清楚."沈波说,他从谭大为那里得知,张宏梅研究小组经常从该小组的学生身上扣款,“例如,如果实验做得不好,这笔钱也会被扣款。”

一名网友提供的照片显示,疑似张宏梅实验室的笔记本上写着包括谭大为在内的几名学生扣留的50至100元不等的钱。

截至出版时,《新京报》记者已多次拨打张宏梅的手机,但无人接听。

上述南京邮电大学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经过初步调查,张宏梅违反了学校的相关规定,如安排学生从事一些属于私人领域或家庭生活的事务,安排学生在与其自身利益相关、与学习无关的单位工作。

南京邮电大学1月5日报道,2020年1月1日,学校取消了张某的研究生导师资格,并根据学生意愿将张某指导下的所有研究生转到其他导师。后续调查和处理正在进行中。第六个

沈波说谭大为性格内向,在学校没有很多朋友。当他作为研究生开始学习后,他说得更少了。“我们过去常常一起出去跑步,但从研究的第二年开始就没有一起跑步了。”沈波说谭大为通常与人交流较少。他唯一的娱乐活动是独自玩单人游戏,他用其他时间做实验和写文章。

像往常一样沉默寡言,谭大为很少在社交网络上说话。他的微信朋友圈只有一个动态,那就是他自己的照片和笑脸。它于2019年7月23日发布,上面有一行字,“在我的家乡仍然很酷”。

北京新闻记者向凯

责任编辑:约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