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新华社:香港警察值得港人全力相挺

记者手记:香港警方值得香港市民全力支持!

新华社香港八月十日电-记者注意:香港警方值得香港市民全力支持!

新华社记者刘欢牛奇、刘宁

10日,香港非政府组织发起“全国警察支援日”。许多身穿蓝色制服的市民亲自向警方致谢,并以行动支持勤奋的香港警方。他们喊出的口号是:“蓝色代表所有人,蓝色代表香港。”

在此之前,香港市民自发地去警察局表示敬意。他们赠送了材料和贺卡,其中包括由大陆网民绘制的漫画《刘先生的背影》。

许多香港市民团体也自发地在报纸上刊登支持香港警方的广告,向警方致敬:“我们支持警方执法,平息骚乱,让市民和儿童生活在一个守法的社会。”“你现在是人性和动物性之间的一条蓝线,我们衷心感谢你无私的贡献”……“越来越多的香港人站出来“支持警察部队”。

今年是香港警务处成立175周年。香港警队由初期的一百多人增至今天的三万六千五百多人,包括正规警察、辅警和文职人员。香港警队不但拥有庞大的警队和高度专业的执法人员,而且维持低罪案率和高破案率,使香港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2018年,香港的整体犯罪率比前一年的历史最低水平低3.2%,为197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记者多次近距离观察警察执法。他们勇敢、忠诚、有纪律。他们勇于面对残酷的攻击,从不退缩,坚持自己的专业精神。在诽谤、挑衅和谩骂声中,他们仍然坚守岗位,维护社会秩序。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暴徒的攻击,反对派政治家们颠倒了他们的黑白诋毁。面对危险,他们不会无秩序,保护自己的家园,维护法治的尊严。

香港警方值得香港人全力支持!

香港的示威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最近,示威和暴力袭击进一步升级。一名一线警察局长承认,他一周工作五天,在此期间失去了两天的周末假期,使他身心疲惫。更大的问题是我不知道整件事何时结束。

7月27日,一名记者在元朗南便围村采访时,一群警察遇到一群暴徒。催泪弹发射失败后,当增援部队到达时,警察们逐渐撤退到村子里休息了一会儿。炎热的天气加上厚重的制服使得许多警察在紧急补水后坐在现场,但他们仍然遭到投掷砖块和沙砾的暴徒的袭击。他们的神经总是紧张而疲惫。

7月14日,当沙田新市镇广场清拆时,记者正站在地铁站线前。这群警察有着非常年轻的面孔。当面对激进示威者对他们的侮辱和咒骂时,他们的表情不是愤怒,而是苦笑和无助。

在香港闷热的天气里,警察戴着沉重的防暴装备和防毒面具,很快他们就汗流浃背了。在与暴徒对峙的间隙,警察不得不脱下装备休息一会儿。记者看到他们都在出汗,衣服都湿透了。

一名警察告诉记者出汗是可以的。问题是穿防暴服去执行任务时不方便上厕所。许多兄弟在履行职责前不得不尽可能少喝水。大多数时候他们只能忍受,等待任务完成,然后去厕所。

从六月开始,几乎每个周末,一线警察都不准时吃饭。据值班警察说,他们都轮流吃饭,通常超过十分钟。匆匆吃完后,他们很快替换了其他同事。

在与示威者对峙的第一线,经常可以看到警察围着示威者围成一圈,吃着简单的饭菜。7月,激进示威者在下午4: 00或5: 00开始暴动,有时是在联合国

他说,现在每个人都有经验,如果有食物吃,我们必须尽快吃,但我们不敢吃太多,否则我们无法找到一个地方去厕所,这将是更糟糕的。除了长期睡眠不足之外,最近几天,许多警察生病了,但他们无法请病假。如果你请病假而不在,你同事的处境会变得更加危险。

"现在就像一场战争。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离开。那些暴徒随时会扔汽油弹,砖块会像雨一样飞起来。昨天,我被包在石头上的弹弓击中。很疼。几个警察局被放火焚烧,人们在街上打架。我们非常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我们不能离开正在遭受打击的防线。”警察说。

“是的,我们有设备,我们有训练,我们是成年人。然而,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我们也会被砖头、铁棍刺痛,我们也会沿街奔跑,我们也会有脾气,我们会想家。尽管我很喜欢我出生的地方,但我还是选择了保卫安全。”备受折磨的香港警方如是说。

然而,一些西方势力和反对派控制的媒体继续“诽谤”香港警方,煽动“警察仇恨”的气氛。正如香港新民主党主席叶刘淑仪指出,香港造反派知道警队是维持香港治安的重要支柱,他们一直打击警队的士气。目标是摧毁警察部队,从而夺取行政权力。作为一个城市的警察,他们必须应对由强大力量策划和推动的暴力以及舆论带来的压力。他们面临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香港回归中国后,香港警务处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专业和最优秀的警察组织之一,市民普遍对警方有良好的评价。然而,2014年非法“夺权”后,反对派明确将斗争矛头指向警察部队,利用其媒体和法律权力炮制了“七案”和“朱经纬案”,强烈煽动了公众与警察之间的对立,也使警察在执法中产生了心理恐惧。

自6月初以来,许多警察受到威胁,他们的联系电话、家庭住址甚至家庭信息都在网上公开。结果,一些警察及其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甚至遭到有针对性的歧视和欺凌。香港中华基督教协会真道学院副校长戴建辉甚至在社交平台上诅咒警察的孩子“活到7岁”。

7月30日晚,香港葵涌警署被大量激进示威者包围,现场一片混乱。一名“秃头警察局长”被包围在现场,当他有危险时,除了举枪别无选择。之后,这位名叫“刘先生”的侦探和他的孩子们在网上被武装分子“人肉”了。

一位大陆网民画了刘先生的背,他正拿着枪面对激进示威者,并在照片上写道:“儿子.请坚信你的父亲,他是真正的英雄……”

刘先生后来的话更打动了人们的心:“香港警方有能力对付这些暴徒,只恨他们也是中国人,打不打!真的很痛!”

在一个多月的采访中,记者印象最深的是在非法撞击现场与一名中年警官的相遇和交谈。这位曾参加过许多任务的一线警官在昏暗的灯光下用不熟练的普通话反复向记者强调,“我爱我的国家。”经过多次任务,他最不能忍受的是,在西环袭击中,暴徒们联合组织并污损了国徽。

说完,他转身向自己的防线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