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资持股新南洋近40%,校企改革是否有利于企业发展

最近,新南阳(。上海(以下简称“本公司”)发表声明称,CICC集团及其关联方(以下简称“CICC”)持有本公司57,309,786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0%。其中,CICC集团、CICC资本、恒氏投资、钟会逸夫和东方基金会是协调一致的行动者。这一增长反映了CICC对新南亚未来发展的信心。

虽然实际控制权仍掌握在教育部手中,但经过几次增减,私人资本已经在公司占据了重要地位。最近一次增持后,昌佳投资及其一致行动者(以下简称“昌佳系统”)占公司总股本的17.20%。目前,CICC和昌嘉系统共占37.20%。尽管《新南洋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声明CICC不寻求控制,但如果CICC今后继续增加其持有量,对新南亚的影响将不会被低估。

CICC先进交通大学退下。

在多次增持之后,交通大学选择减持。9月19日,新南阳发布《报告书》。根据公告,上海交通大学企业管理中心减持573.098万股,变更后持股比例为10.45%。减持后,交通大学企业管理中心和交通大学工业集团共持有64,916,349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65%。

根据公告,交通大学商业管理中心的裁减是由它自己统筹资金安排的。减持后,控股股东的地位不会受到影响。业内人士分析称,尽管双方持股比例非常接近,但控股股东仍减持股份,这表明他们并不太关心控股股份。

在新南洋增加持股的过程中,CICC也瞄准了李昂交通大学()。深圳)。目前,CICC在线已经持有交通大学14.96%的股份。

在一所大学拥有的企业股权变动中,交通大学不仅减持了新南阳的股份,清华控股还计划转让紫光集团的部分股权。青空将其紫光集团30%和6%的股份分别转让给HSR新城和海南联合。股权转让后,HSR新城、清华控股和海南联合控股紫光集团。

股权分置改革将进一步促进新南亚的发展。

这一系列行动的背景之一是校企改革,但这场校企改革只是一阵风还是一种趋势?这种变化有利于企业自身的发展吗?

从宏观政策可以看出,这是大势所趋。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新南洋详式权益报告书》,要求高校对所属企业进行全面清理,明确产权与责任的关系,分类实施改革工作,促进高校集中办学,实现内涵发展。在此之前,也有相关政策,所有主要大学都作出了积极回应。除了交通大学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院系的校企改革也在进行中。

校企是改革开放后成立的企业。主要高等院校分配部分教育经费,并把学校的技术和人力结合起来。这些资金、资源和技术也需要逐步从校企分离,回到教育中去。

新南洋是中国首家以教育培训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主要覆盖K12教育、职业教育、国际教育、学前教育等业务领域。随着CICC增持的完成,CICC集团的财务状况及其在过去三年采取的一致行动也浮出水面。

CICC投资集团深入从事房地产开发、矿产投资、资本投资等领域,近年来开始进入教育行业。根据最近发布的《新南洋关于股东减持公司部分股份的公告》,CICC集团的收入在2016年大幅下降,在2017年大幅上升。相应地,其运营成本也大幅增加。

作为一名协调一致的演员,从2016年到2017年,CICC资本的投资收入

另一个强大的私人资本,昌佳系统,涵盖商业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和商业咨询。据官方网站报道,昌佳集团包括昌佳房地产、昌佳资产和昌佳资本,其中昌佳房地产拥有20多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昌佳资产专注于商业地产资产的管理和运营。昌嘉资本的担忧包括大消费、电信、现代服务、人工智能等。目前,其管理资产接近100亿元人民币。

从两大私人资本派系可以看出,新南亚的改革可以说是一个强大的联盟。不同之处在于清华控股计划将其紫光集团36%的股份转让给HSR新城和海南联合,这两个城市分别是苏海国有企业。因此,尽管清华控股在紫光集团的持股已降至15%,但紫光集团的控制权仍掌握在国有资产手中。清华大学启蒙部也计划重组其股权。改革方向是引进一批以国有资本为主体的重要投资机构。改革后,启蒙控股将成为国有资本属性比率不低于51%的企业。

在引入社会资本的同时,新南亚也在积极扩张。据《新南威尔士州半年报》报道,报告期内,新南威尔士州设立了三个教育产业并购基金:以蓝海投资和嘉兴洪雪发起设立嘉兴红阳文化产业教育基金。与上海金山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上海金洋教育产业投资中心;山东省新老能源转换威海工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设立昆凌新南阳教育产业投资基金。同时,新南洋也进行海外投资,收购了韩国公司CDL 793,965股,约占10.37%。CDL公司专门从事K12英语课程和数学课程。2017年,公司实现收入9.1亿元,净利润约6500万元。

作为交通大学支持的a股教育的第一股,新南亚只有采取改革措施才能更有活力。然而,引进民营资本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校企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此结果如何将继续需要关注。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