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烫手的千亿美金

疯狂的扩张创造了资本市场的“神话”。2019年1月,WeWork的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然而,神话往往与荒谬相伴。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神话》》中说:“对荒谬的最强抵抗是生存本身。

WeWork的巨大损失使得资本市场的神话变得荒谬。我们的工作在2018年损失了19亿美元,仅在2019年上半年就损失了23.6亿美元,净损失9亿美元。以下是WeWork的估值像悬崖一样的下降,截至今年9月还不到80亿美元,为美元,这只是6个月前的一小部分。

与此同时,WeWork即将推出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被取消。到目前为止,软银不仅没有损失任何利润,而且一直被视为学习榜样的投资模式也开始受到外界的质疑。几个投资困难也给软银的股价带来了压力,软银股价已从年初的高点下跌了约30%。

2019年9月22日,亚当被踢出舞台。

两年前,孙正义第一次见到亚当的那一天,只花了12分钟就确定了投资关系。孙正义问亚当一个问题:“在战斗中,谁会赢,明智还是疯狂?

亚当回答道:疯狂。孙正义说:“但是你还不够疯狂。

孙正义真是疯了。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WeWork上投资了130多亿美元,但他疯狂的驱动力是前所未有的“1000亿美元”。

孙正义的推特在2014年更新最频繁。这是软银最好的一年。该公司股价上涨16%,孙正义成为日本新一代首富。

2016年,孙富豪的推特突然停止工作。他开始一路向西带着他的助手。在寻找投资者筹集新资金的过程中,两人先后被卡塔尔、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和日本邮政储蓄银行拒绝。

当时,孙正义只打算筹集300亿美元。

同年9月,孙正义的湾流越过阿拉伯湾。这位大人物正在考虑会见新的潜在投资者。过了一会儿,他转向他的助手说:“我们不要筹集300亿元,而是1000亿元。

新的潜在投资者是沙特阿拉伯王储萨尔曼。国王的儿子萨尔曼(Salman)在30岁前被任命为国防部长、王宫参谋长、国王私人顾问和新成立的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孙正义知道萨尔曼渴望改善沙特阿拉伯的经济。

飞机降落时,孙正义看到萨尔曼,笑着说:“我会给你一万亿美元的礼物,但你应该先给我一千亿美元。”。

孙正义一直敢于说话。三十八年前的秋天,他在美国留学后刚刚回到日本,并在福冈市注册了自己的公司,福冈市离他的家很近,叫做环球。那时,公司有一个铁皮屋顶,苍蝇到处飞。除了孙正义,只有两名员工。孙老板对这两个人挥舞拳头,热情地说:“公司将在5年内实现100亿日元和10年内实现500亿日元的营业额!

这两个员工认为这个老板是‘2’,所以他们辞职了.

今天不一样,没人认为孙老板是‘2’。五分钟(孙正义最近改变了他的话,谈了10分钟)2000万支票签给马云,2003年200万支票当场写给雅虎杨致远,高盛投资.在这场决定性的战争背后,都有利润。

在与沙特王储进行了45分钟的会谈后,萨尔曼决定沙特阿拉伯主权投资基金将向愿景基金捐款450亿美元。

一个月后,2016年10月,孙正义宣布:

筹集1000亿美元设立愿景基金。

此时,孙正义手中已经有了930亿美元的基金。随后,包括软银、苹果、高通、夏普和富士康在内的多家LP参与其中,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一期1000亿元基本在6个月内筹集。“1000亿美元”是什么概念?

该基金于2005年在红杉资本中国成立,到2017年底将达到约70亿美元。KKR成立于1976年,截至2017年底,管理总额达1680亿美元。历史上最大的私募基金筹集了大约250亿美元。2016年,全球风险资本行业共筹集640亿美元,重点是“全球”。

他手中握着数千亿美元,开始投资q

2017年,在纽约教育亚当并投资于WeWork的几个月前,孙正义第一次去北京寻找程维。面对日本老板突如其来的“好运”,金牛座的程维小心翼翼,试图拒绝:“我们不需要现金,因为滴滴已经达到100亿美元。

但是孙正义说:

如果是这样,我会直接投资于你的竞争对手。

话一出口,程维就软化并接受了软银的投资。几个月后,孙正义以同样的方式收购优步,并投资90亿美元。

迄今为止,视觉基金(Vivision Fund)已经在消费、企业服务、金融科技、尖端科技、健康科技、房地产、交通和物流领域投资了80多家公司,这些都是行业内顶尖的领先公司。

为什么孙正义如此强烈和迅速地投资于大量的大公司?2018年底,离开莫比克的胡玮炜曾经说过一句流行的话:“资本帮助你,最终你必须归还它。”

孙正义可能会发现很难承认,在2017年至2018年的300多天里,他对数十亿资金的预期有一些微妙的异常:他不再能严格筛选受控制的项目,他不得不在大型项目上花费大量资金。这也意味着失败的风险会相应增加。

过去两年来,不错的资金让孙正义成为企业家心目中的“超人”,但在许多同行眼中,他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这种培育年轻公司的填鸭式投资方法可能会提高企业的估值,但一旦泡沫破灭,就没有回报。

一个词变成预言。

除了估值下降到很小一部分的WeWork之外,优步和Slack也在上市后股价暴跌,这两家公司都由视觉基金大量投资。前者从上市时的近700亿美元降至475亿美元,第二季度财务报告亏损52.4亿美元,超过了财务数据披露以来的最高亏损。

受到大力支持的印度独角兽OYO从其创始人那里筹集了高价值资金,该创始人被高度怀疑是“左撇子和右撇子”。

此外,2018年初从软银视觉基金获得3亿美元的按需遛狗公司Wag,当时估值飙升至6亿美元以上。然而,截至今年9月,Wag经历了多次裁员和高层变动,现在它只占据了大约16%的市场份额,估值更是难说。

甚至有更多的消息称,滴滴的估值与之前猖獗的600亿美元相比下降了33%以上。

在鸟巢的掩护下,有一个完整的蛋吗?在上述一系列估值暴跌后,视觉基金投资的大多数其他企业都出现了联合下跌。

孙的首富,曾经在神的祭坛上,现在正受到质疑。有人说他已经从祭坛上掉了下来。有人说孙正义的投资将逐步下降.

事实上,除了敢于说话和坚强,孙正义还有另外两个特点:他身体不好,喜欢看书。在他住院的三年半时间里,孙正义读了4000本书,其中他最喜欢的是《孙子兵法》。

后来,在《孙子兵法》的基础上,孙正义总结了他的《太阳孙子兵法》。孙翔孙子兵法的理论核心是“不输”:“在一定会赢的战争中赢”。

也许一开始的每一枪,孙正义都坚信自己会赢。如果今天的儿子被允许再次选择,他可能不会选择我们工作(WeWork)和优步(Uber),这对他自己来说是深感羞愧和紧迫的。

孙正义说他已经看不见了。

亚当从来都不够疯狂,但是太疯狂了。他喜欢赤脚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打算带WeWork去火星。连续七年,他为公司员工进行营地训练,数千名员工被迫聚集在草地上。他向WeWork借了600万美元,以获得“我们”这个词的商标权。

他甚至在交易中行为不端,以至于使用了令人发指的兑现方法:他把自己的财产租给了WeWork,WeWork的财产公司也归亚当所有,这直接引发了投资者自我交易的指控。

一个一生依靠视力的人怎么会突然失明?为什么一个最能花钱的人会突然停止花钱?

多年来,孙正义投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无疑是阿里巴巴。在过去的20年左右,马云的阿里巴巴

孙正义给马云2000万元的时候,阿里巴巴还是一个小团队,住在湖边花园的房子里。当杨致远当场收到一张200万元的支票时,雅虎只有五个人。

总是渴望找到第二个马云的儿子孙正义,现在他已经没有耐心去找那个不识字的年轻人了。他手里有数千亿美元,很少进行早期投资,入学时间通常被推迟到八轮。

正因为如此,他逐渐失去了准确选择目标的核心技能。

2018年,东方花园共投资74亿元,作为回报,他们投资了不协调的公私合营。他们所做的只是水环境处理、工业危险废物处理和全方位旅游等。这是最痛苦和累人的项目。预付款不仅开始了,而且回报率也非常低。最后,雇员的公积金和社会保障被切断。

掌舵人“中国最好的女人”何乔女下台的那天,他哭着说:“要是行政长官能为我批准一家银行就好了。”。

她不明白的是,像孙正义一样,今天的失败不是因为缺钱,而是因为他们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从别人那里拿了太多的钱:

太辣了。

来源:中国商人陶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