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微信大变革,腾讯的机会来了?

作者|古浪辉puuu uma

Data Support | Gougu Big Data

在最近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虽然没有到场,但他录制了一段13分钟的视频,并做了一个关于信息互联的演讲。我不会重复很多内容。对微信生态、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和其他话题感兴趣的读者一定是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然而,更让我担心的不是张小龙对视频中信息互联的深入思考,而是微信的变化。

简单来说,张小龙透露了微信将会发生的几大变化,即取消5000好友的限制(现已开放),微信公众号码不以文字为主要载体等。

另一个重要的变化也正在悄然发生。微信公众15号启动了付费阅读功能的灰度测试。虽然只有一美元,但一些率先获得测试资格的公共号码(主要是首席公共号码)已经通过完全依赖用户付费获得了大量收入。

如果说QQ是腾讯社交帝国的基石,那么微信则是一砖一瓦地打造着一个社交帝国,其影响一切的重要性让张小龙在产品设计上显得保守。进入2020年,微信改变了保守的产品设计,开始变得有点“激进”。那么,我们如何理解微信的这些变化,以及微信的这些变化将指向哪里?“1

拯救大众”微信的社交功能不仅仅是发送和接收信息的即时通讯功能,还包括朋友圈和公众号码。它们分别承载微信的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功能。由于微信用户数量庞大,2012年推出的微信公众号

迅速扩大,形成了一个数千万人的庞大群体。公众数字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从媒体开始做生意。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诸如公共数字的混合内容和严重的同质化等问题也开始暴露,导致用户的审美疲劳。

标题部门的崛起也剥夺了公众用户的数量。回顾过去,公众人数达到峰值的时间与今天头条新闻的兴起是一致的。无论是今天标题中推荐算法的信息流,还是有声短片,它似乎都是一种更人性化、更能满足用户浏览习惯的内容分发方式。

所以从2017年开始,公众数量的下降对大多数媒体人来说是“可见的”。那一年,公众数字的平均阅读量下降了24%,而公众数字奖金已经见顶。

面对日益流失的用户,如何让用户保持公开数量是张小龙面临的一大难题。在当前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面临的不是信息不足的问题,而是信息过多的问题。信息筛选的时间成本使得大多数人更喜欢被动获取信息,而不是主动获取信息。因此,公共号码用户流失的问题不在需求方,而在供应方。

2018年初,Beeri Beeri推出了一项创意激励计划。根据游戏的数量和用户的奖励,UP将能够通过原创内容赚取收入,这极大地促进了UP的创作动机。大量原创和高质量的内容保证了BStation社区的活力。对于公众号码来说,实现创意的方式无非是广告分享和用户奖励。广告分享是按流量收费的,这促使创作者想尽一切办法增加点击量,不利于高质量内容的生成。然而,用户奖励高质量内容并不是强制性的。有许多“白嫖”人和创造者经常得不到与他们的劳动一样的收入。

那么,怎样才能在不完全面向流量的情况下刺激高质量内容的生产,并给原创者带来可观的收入呢?因此,公共号码的支付功能即将问世。

我不知道“私人域名流量”的概念何时开始变得热门。似乎只要在互联网上建立连接,连接的另一端就是“私有域流量”。直觉告诉我这个词被滥用了。

私人域名流量微信的“大杀手”

我不知道“私人域名流量”的概念何时开始变得热门。似乎只要在互联网上建立连接,连接的另一端就是“私有域流量”。直觉告诉我这个词被滥用了。

郭进证券公司的首席互联网媒体官佩佩是我非常喜欢的分析师。他发了一篇文章《企业微信:到底是私域流量的杀手锏,还是纸老虎?》关于互联网和娱乐盗版集团的公开号码,他在其中写道

“私有域流量”的重要性在于其连接的保密性、稳定性和高效性。简而言之,你能想到的大多数最稳定和私密的关系都是通过微信建立的,这反过来又确保了高效和广泛的传播。举个简单的例子,由于微信,“诱导分享”在品多兴起的早期积累了大量用户。

但后来,为了维护微信的生态健康,微信对“诱导分享”的打击越来越大,就连“小弟”也打了很多仗,京东也没有放过。你认为微信拥有如此巨大的私人域名流量,却不想实现它吗?张小龙的考虑远不止这些。张小龙一直在尽最大努力防止微信因短期套现而被污染。

打开微信好友上限意味着张小龙的“克制”开始松动。对微信来说,释放好友限制非常简单,但每一个微信,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改变,都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正如张小龙所说,“我们很容易扩大5000个朋友的限制,但是说实话,我们很害怕,我们会重新考虑它的影响。”

在网上发布微信好友的最直接效果是扩大这100万人的私人域名流量,甚至在未来还会更多。过去,一个大V、一个衍生产品和一个内容创建者只能添加到5000个朋友中。为了进一步发展朋友,一个人只能开一个新号码,然后需要买一部新手机或开微信。当分发信息和通信时,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切换,工作量翻了好几倍。因此,对于那些依赖私有域流量的人来说,扩大朋友限制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好处。为什么我们要用两个来解决微信能解决的问题?

此外,微信增加了“只聊天”选项,以便在设计产品时区分强社交互动和弱社交互动。微信不仅希望保持熟人社交的纯粹性,还为大V、小商、创作者等流量打开了更多的大门。

3

微信的新功能,阿里的噩梦?

互联网的江湖有三大沃土,即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也是巨人最有可能诞生的地方。在美国,美国三大互联网公司谷歌、亚马逊和脸书诞生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的土壤上。

“如果你不用你的话来封印王位,你会变成一个万骨之人。”同样的故事也在中国上演。百度、阿里和腾讯打了几年仗。幸运的是,双人舞在中国互联网上制作了《三国演义》。

蝙蝠在堵住自己的巢穴后,自然会蠢蠢欲动,想要挖出对方的巢穴。前三位巨人没有兄弟,不得不赤膊上阵。

百度,最初是一家搜索公司,开始做电子商务(是的)和社交网络(帖子栏);腾讯最初是一家社交公司,现在开始做搜索和电子商务。阿里最初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后来开始搜索(屏蔽百度)和社交(蓬勃发展)。

尽管当时大亨们不断展示他们的实力,但他们都想满怀信心地自相残杀,实现“帝国统一”。然而,我们也看到了以下情节:百度的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腾讯的搜索和电子商务以及阿里的搜索和社交网络都“在创业过程中崩溃了”

大亨们逐渐明白,与其大举进攻对方的堡垒,不如坚守自己的基本阵地,提供强大的资本和流动资源,通过资本纽带与外部初创公司建立联系,大幅扩大公司的生态边界,让潜在的破坏者成为他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俗话说,“只有当一个人站在正确的一边时,他才会感到惊讶。”

从那以后,中国的互联网三国斗争进入了第二阶段。

腾讯先后收购了JD.com和品多的股份。它与阿里在电子商务领域打了一场游击战,并成为搜狗最大的股东。它使用自己的流量来支持这个仅次于百度的中国第二大搜索引擎。阿里持有新浪微博和陌生人的股份,这两个平台分别是中国最大的媒体社交平台和陌生人社交平台。

BAT从前台撤退到后台,扮演指挥官的角色,提供金钱、资金和资源,支持“弟弟”团体不断“骚扰”对手。

事实上,在电子商务、搜索和社交网络中,社交网络应该是最稳定的堡垒,因为它的转移成本极高,并且依赖于使用惯性。事实证明这也是事实。阿里仍有京东、多多,百度仍有搜狗等强劲对手,而微信在社交领域几乎没有竞争对手。

微信无限好友限额,谁最焦虑?不是微博,不是头条,可能是阿里。网上的繁文缛节去年引发了一场大火。我们不仅应该看到威亚和李佳琪的头像赚了很多钱,还应该看到很多腰甚至屁股的主播贡献了GMV的大部分。货物着火的直接广播取决于私人流动的操作。

如前所述,微信是中国最大的私人流量“蓄水池”。微信能带来商品吗?当然。你看不到,在微信开始打击朋友的微博、病毒转发等之前,代他人购买、拼写很多,微博在微信上非常受欢迎。因此,微信不会主动带货。既不赞成也不赞成。

它可能不会孕育下一个李佳琪,但它足以孕育出大量从腰部搬运货物的商人。可以想象,一个人或几个人是一个商家,一个微信号,成千上万的“好朋友”可以达到吸引成千上万的淘宝粉丝的效果。

微信已经凭借其新功能和它的弟弟京东、多多出现在《兵临城下》中。这是腾讯最近一次动摇阿里的电子商务帝国吗?很难说,但有足够的想象空间。

分解腾讯的收入,我们可以发现微信绝对是除游戏之外腾讯最重要的产品。腾讯的游戏业务自然不需要关心。微信怎么样?当张小龙不再“克制”时,是否意味着腾讯可以再创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