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看清留守儿童问题背后的“问题”

-如何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在副手何看来,留守儿童正面临着这个问题。“一个70或80岁的老人,当他的父母外出工作时,为了生存,不得不去田里种田,他怎么能负担得起下一代的教育费用呢?”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看到这种情况很难过。

-他直截了当地说:“这些孩子在一个缺乏亲情和爱情的环境中长大,他们可能会怨恨社会和父母,这可能会成为未来的社会问题。”他建议:“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修正案中,监护制度的完善应该更加明确。”全国人大代表刘鸿雁也提出:“建议制定有关法律,保护留守和贫困未成年人。例如,留守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登记制度应在村一级实施,要求在国外工作的父母指定有监护能力的亲属对其进行监督。”

-在讨论中,现场的专家非常关心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状况。一些专家质疑为什么农村儿童营养餐的标准被提到4元,但为什么标准没有再次提高?

-一位政府部门的代表当场回应,分为两种情况:一是义务教育阶段,对贫困家庭居民的补助,小学生4元,初中生5元;第二,集中连片地区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涉及699个集中连片贫困县,一名学生补助5元。

-如果将这两个项目结合起来,一些学生可以得到大约9元的国家补贴,而不是如果他们不集中,只能得到4或5元。其他学生不属于这两类地区,没有相应的补贴。

-"一位农村校长告诉我,学校里既有小学生,也有幼儿园。小学生有一些食物,而学龄前儿童没有。我的哥哥和姐姐有一些食物,我的哥哥和姐姐看着。”作为政府部门的代表,她也很无奈。“我们必须推进这件事,提出贫困地区学龄前儿童的营养改善计划。”

-如何在更深层次上解决这些孩子的问题?需要重新思考学前教育。在会议现场,何引用了一句老话:“三岁时,你看上去老了;当你七岁的时候,你看起来很老。”他指出,目前我国有低端的私立幼儿园。有些教师一个月只能挣1000到2000元。他们如何用情感进行教学和教育?

-"我已经提出了六年学前教育的建议,我们一定要把学前教育做好!"他举例说,甘肃省实施免费学前教育已有三年,陕西省实施免费学前教育已有一年。

-唐素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儿童文学作家。她注意到我国公立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之间的不平衡。“我在湖南做了一项调查,发现93.37%的幼儿园是由公民开办的,而只有6.63%的幼儿园是由公众开办的。在另一个城市,私立幼儿园占79%,公立幼儿园占21%,这已经是公立幼儿园的高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