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药企评武汉病毒所申报药物专利:“抢注”不应被批评

原题:药品企业评价武汉病毒申报药品专利:中国人遭遇高价药品“抢注”不应被批评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倪好]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雷德格雷夫国内发明专利,引发舆论嚣张。网上很多人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此时“抢夺”药品研发企业的专利是违反道德的。那么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符合相关法律,在特殊时期是否有特殊考虑?记者《环球时报》 5日采访了一家制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该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外国制药公司的专利保护,并与外国公司就专利许可进行诉讼。这位高管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违反规定。他还说,中国绝大多数患者都患有昂贵的药物。因此,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什么可批评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于2月4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份通知。对于尚未在我国上市且存在知识产权壁垒的药品瑞美昔韦,我们是按照国际惯例并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的。中国的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申请)于1月21日宣布,并将通过专利合作协议(PCT)进入世界主要国家。如果外国相关企业有兴趣为我国疫情的预防和控制做出贡献,我们双方都同意在国家需要时暂时不要求实施该专利所主张的权利。

该高管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违反规定。当吉利没有找到瑞奇威来治疗新的冠状病毒时,国内机构可以在国内申请其新的适应症专利。他指出,还有另一种法律惯例叫做“强制许可”。即使外国公司拥有专利,国家也会强制他们在特殊时期开放专利,更不用说申请专利的一个标志了。“有人说,人家辛辛苦苦开发出来的药品,你却把人家的专利给注册了。然而,假设中国没有疫情,吉利也不知道药物可以用于治疗新皇冠。既然中国有机构发现了这一点,他们可以依法申请。”他说,他理解网民的意见,但在疫情严重的情况下,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做法最终还是有利于老百姓的。

如果专利被中国政府批准,这意味着什么?这位高管解释说,如果该专利获得批准,这将意味着吉利生产的瑞奇威不能用于治疗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至少在中国市场上不能。此时,将需要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利许可,这被称为指示专利。然而,这位高管警告称,“批准该专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审计部门还应考虑该药物临床应用的表现,批准该专利需要一些时间。”

这位高管提醒记者《环球时报》,绝大多数中国患者都曾因为原始研究药物的专利问题而服用过昂贵的药物。其中最着名的是格列佛。格列卫用于血液疾病的治疗,专利在瑞士制药公司诺华手中。然而,格列卫也适用于治疗胃肠道间质瘤,效果明显。然而,瑞士诺华公司在中国没有这种适应症的专利,导致中国大量胃肠道间质瘤患者仅使用昂贵的药物。“直到诺华胃肠道间质瘤的专利到期,国内企业才被允许复制它,这非常麻烦。事实证明,一名患者服用诺华的药物,每年花费近30万元,但在国内制药公司复制并允许其用于治疗该疾病后,该患者每年只需要2万元。”

这位高管告诉记者《环球时报》:“考虑到过去的情况,现在网民不应该批评武汉病毒研究所。毕竟,它们对中国有益。当然,你必须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劳而获”。这是另一种愤怒

记者《环球时报》了解到,2003年非典时期后,中国的专利法有强制许可的规定。在国家紧急或者非常情况下,或者为了公共利益,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可以对发明专利或者实用新型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对此,该高管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外国公司的专利将被迫开放,因为这已经是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时期。在该国的重大疫情下,必须允许国内企业复制它。没问题。然而,中国从未使用过强制许可规则。因此,在这个时候,只要有利于中国的疫情和社会稳定,我们都可以考虑。基于此,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什么可批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