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北京奔驰日损失超4亿 “断供危机”仍在蔓延

Connec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温:张

“我们现在回去工作了。”北京奔驰以这种方式回应记者《商学院》。

前几天,有媒体报道,北京奔驰向天津市政府和天津武清区政府发出申请函,要求位于天津武清区工业园区的19家供应企业恢复工作。在申请中,北京奔驰提到它的库存只够一天用。如果2月10日不能复工,北京奔驰每天的损失将超过4亿元,给京津冀的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损失。在报告中,显示了部分原始申请信。

图像源于互联网

这封信是从北京奔驰公司传来的吗?北京奔驰申请供应公司复工的最新进展是什么?在回复记者《商学院》时,梅赛德斯没有透露事件的进展。位于武清区工业园区的武清汽车产业园工作人员也表示,该园区尚未开始运营,具体开放时间仍在等待通知。

不可否认的是,供应链企业推迟复工已经逐渐影响到主机厂。北京奔驰是媒体报道的第六家因延迟恢复供应链工作而面临停产和生产限制的汽车公司。此前,由于供应商无法按时恢复工作,雷诺表示其在韩国釜山的RSM工厂可能面临关闭。韩国现代汽车提到其七家工厂面临关闭,菲亚特克莱斯勒将被迫关闭一家欧洲装配厂,日产提到由于供应链效应,生产将开始受到限制。在国内汽车企业中,新建汽车企业的理想车型也表示,出于同样的原因将推迟产品的交付。随着工作时间的恢复根据实际情况“摇摆不定”,汽车行业面临的问题之一是汽车行业供应链的上下游何时能够恢复正常运作。

北京奔驰申请供货企业复工

通过网站搜索,关于“北京奔驰日均亏损超过4亿元”的相关新闻已经很难找到原来的内容。由于供应链企业推迟复工,北京奔驰的安全库存只能使用一天。如果在2月10日无法复工,那么每天的损失将超过4亿元,停产的消息就很难找到了。

然而,通过在微博上搜索相关内容,可以发现北京奔驰申请供应公司复工的消息似乎是真的。根据微博内容,一些北京梅赛德斯-奔驰供应公司已应北京梅赛德斯-奔驰的要求恢复正常工作。欧德宁汽车灯具系统技术(天津)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在欧德亮汽车灯光系统相关的微博内容中,有人员提到,因为北京奔驰发出信函申请供应公司复工,欧德亮系统科技(天津)有限公司通知员工复工。《商学院》拨打公司留在招聘网站上的电话号码,但在发布前没有接通。

左边显示欧德宁照明系统技术的启动证书,右边在招聘网站上显示公司的招聘要求。

据综合资料显示,欧德宁汽车照明系统技术(天津)有限公司于2012年10月9日在天津武清经济开发区注册,是由土耳其福尔波公司投资的外商独资企业。作为该汽车厂的一流系统供应商,其主要客户包括北京奔驰,该公司批量生产高端汽车外部照明系统,包括注塑、喷涂和装配工艺。

致电天津武清区相关部门咨询时,我向《商学院》记者提到需要查询复工公司的名称。目前,武清区尚未确定统一的复工时间。需要复工的企业,应当符合国家经营、城市经营、医疗物资防疫、能源供应、交通物流、公共服务单位、生活必需品生产等各类相关要求。为了获得恢复工作的许可,他们应满足各种条件,如自我申请,输入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以全球知名汽车零部件供应企业博世集团来看,博世集团首席执行官沃尔克马尔邓纳尔(Volkmar Denner)曾于1月末发表声明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影响博世集团全球供应链,因为博世的供应链严重依赖中国。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博世的全球供应链将会中断。

博世集团是技术及服务供应商,业务划分为4个领域,涵盖汽车与智能交通技术、工业技术、消费品以及能源与建筑技术领域。其在中国生产和销售汽车零配件和售后市场产品、工业传动和控制技术、包装技术、电动工具、博世家电、博世服务解决方案、安防和通讯系统以及热力技术。自1909年进入中国市场到2018年,博世集团在中国建立了59家公司,在上海、长沙、西安、武汉、成都等城市建有分公司。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博世集团在华员工人数约为6万名,是博世集团除德国以外拥有员工人数最多的国家。

谈及疫情对博世中国市场的影响时,博世在中国相关工作人员向 《商学院》 记者表示,自疫情公布之初,博世成立了中国范围内的专项响应团队。目前,博世大部分工厂已在2月10日开始复工。在湖北的两个工厂则会根据湖北省以及当地政府的要求开展复工,具体日期待定。对博世而言,最重要的是在保障员工健康安全的前提下逐步复工,尽量把对客户的影响降到最低。从短期看,春节假期的延长肯定会对业务产生一些影响,但主要还是要看后续疫情发展的情况。就目前情况而言,给予具体的预计还有一些早。

据悉,除博世之外,法雷奥、采埃孚、德尔福、伟巴斯特等国际知名汽车供应企业亦在武汉设有工厂。据湖北省政府最新公布的延迟复工通知显示,湖北省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20日24时前复工。

除外资供应链企业之外,根据国家工信部2018年 《商学院》 成果显示,我国零部件企业超过10万家,纳入统计的有5.5万家,基本实现了1500种部品的覆盖。其中,动力系统7554家,电子系统4751家,新能源汽车专用部件1003家,底盘系统家。从规模上看,纳入统计企业行业规模覆盖度达到98%。

此前,向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申请全国首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证明”的汇大机械制造(湖州)有限公司,因无法按期向国外客户交付产品而申请上述证明,成为中国汽车供应链影响全球汽车产业进展的例证之一。

汽车行业专家张君毅向 《商学院》 记者提到,在疫情影响下,会造成订单向规模以上供应企业集中的状况,中小型的供应企业将面临倒闭的风险。

大型供应企业自身受到冲击的情况下,中小型供应企业如何挺过疫情时期,国内大中小型供应产业对全球汽车产业将产生怎样的影响,还有待市场考量。

车企零部件低库存调整之思

在北京奔驰申请19家供应企业复工的事件背后,汽车企业追求零部件产品低库存、少库存的行业前提下,疫情发生引起的供应链企业延迟复工“副作用”,又是否会引起汽车企业对于调整零部件产品低库存的思考?

对此,任万付持否定观点。他认为,一方面中国的汽车产业链非常成熟和完善,这是前提基础,另一方面前两年整个汽车行业发展不太好,在这种情况下,过高的零部件库存对企业来讲会形成很大的资金压力。加之此次疫情不是一个频发的事件,是偶发事件,尽管对于汽车企业的影响比较大,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次疫情并不会影响企业在生产经营方面的决策。

汽车企业不会因此次疫情调整零部件产品低库存的决策之下,各家企业又该如何度过疫情,最大程度降低疫情带来的影响?

同济大学管理学博士、上海市经济与信息委员会专项评审专家库专家孙文华分析到,中国已连续8年成为全球最大汽车市场,没有之一。随着“房住不炒”的趋势,公共交通的提升、私人汽车产业的空间将会遭到挤压。汽车行业在未来几年的竞争会加剧。从管理的角度来看,在战略上,汽车企业可以关注乡村市场,随着乡村振兴国家战略的不断深化,城乡收入差距会逐步缩减,乡村居民的购买力会增加。在内部管理方面,低成本,低价格会是趋势,由于市场容量缩小,库存管理需要更精细化,数据化,以应对目前的市场变化。

从北京奔驰已经全面复工的回复来看,相比其他中小型企业,北京奔驰在申请供应企业复工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其19家供应商复工的程度如何,此次事件将又将会促使北京奔驰甚至国内其他汽车企业做出怎样的调整,其他中小型汽车企业生产运营是否恢复正常,对此 《商学院》 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