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媒体:香港元朗的血性 不一般

原标题:补充一刀:元朗的勇气和耿直是不同寻常的!

元朗,香港18个地方行政区的最西北部。

在过去大陆人的印象中,元朗的象征是蛋卷和老奶奶蛋糕。然而,最近在元朗发生的事件,让很多人看到了元朗血腥的一面。

不是说元朗只有老婆婆饼,而是说元朗血腥的历史已经被刻意抹杀。

事实上,从古至今,这个地方一直是一个人们疯狂和凶猛的地方。它也是一个被中国传统文化深深渗透的地方。格兰瑟姆州长认为它比中国“更像”中国。

这个地方在满清政府眼中属于“乱党”聚集地,在港英政府眼中也是“匪帮”藏身之地。

1899年,这里的人们发动了一场反对英国殖民者的“六日战争”。港英政府动员了四艘军舰来镇压它。

血腥的元朗

众所周知,英国对香港的占领分为三步,即《南京条约》要求中国割让香港岛,《中英北京条约》要求中国割让“九龙第一分区”和《展括香港界址专条》要求将1860年英国占领的尖沙咀以外的九龙半岛,即从深圳湾到大鹏湾的整个九龙半岛,租给英国99年。

根据当时英国驻华使节的想象,99年的租约与永久割让没有什么不同。他不会想到他的“大英帝国”会在人民大会堂前“扭伤脚踝”。

从深圳湾到大鹏湾的整个九龙半岛被称为“新界”。

在英属香港时代,新界和香港岛有几个不同之处。当1898年《展括香港界址专条》签署时,香港岛已经被殖民了将近50年。英国殖民者利用世界上积累的丰富殖民经验来管理香港。他们积极争取香港的最高领导人、富商、学者和有教养的代理人。当时,已经有香港人用英文写的旅游指南,冒充大英帝国的光荣臣民。

元朗位于不同的新界。南部多山,交通不便。相反,它与广东的关系更密切。19世纪末,广东人民在两次反英斗争中的愤怒并没有平息。外国人在当地传教的影响和人民对英国侵略者的仇恨自然蔓延到了新界。同时,这一地区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有着浓厚的宗族观念。许多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城市地区逐渐消失的传统习俗在这里得以保留(想想有多少人挖了人的祖坟死去)。

新界有很多山,位于新界西部的元朗有一大片肥沃的土地。历史上,南宋末年、元代和明代都有一批大陆人移民到这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那里成了地主。18世纪,另一群人移居到这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租用土地并成为房客。地主所在的大村庄经常组织军团,而佃农村庄不想被长期囚禁,每个人都练习武术。村庄经常互相争斗,民俗也很激烈。

19世纪末,深圳是中国最动荡的地区,也是市民社会“黑社会”的基地。孙中山的革命党在这里已经活跃了很长时间。当地的村庄和村落都修建了带铁门的围栏堡垒,配备了武器,村民们随时准备抵抗清政府和外国势力的干涉。

因此,虽然元朗很小,但任何反动势力只要撞上它的铁门,就会有足够的酒喝。

恶心帝国

当它在1898年《展括香港界址专条》签署时,英国帝国主义正处于鼎盛时期,感觉最胖。

(以下内容不建议在吃饭时阅读)

为了给帝国主义行为找到道德上的理由,英国人自己发明了一套理由:英国人有责任把文明的好处带给落后地区,并在大英帝国的地图上照亮所有的民族,从而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那时,茫茫大海

英国人深信他们是“人类的地方官员”,因此大英帝国的扩张不应受到任何道德约束。英国殖民其他国家是为了促进这些国家的福祉。帝国的扩张是一件好事,也是对其他国家的恩惠,即使是被迫的。

如果有人敢反抗,他充其量是被误导,最坏是疯了。这种抵制必须尽快消除,以防止那些疯子把错误的思想传播给他人。只有这样,英国统治的好处才能继续提供给被统治国家的其他成员。

在英国殖民军官的战斗手册中,敢于反抗的人是最凶猛的字眼。他们必须“消灭”和“大量杀戮”,并“给他们一个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教训”。刺刀必须在战斗中固定。如果对方逃跑了,他们必须立即追击并用最猛烈的火力射杀逃犯。清除抵抗的“毒瘤”,然后对投降者“发发慈悲”,培养“善良的公民”。

那时,如此强大的英国根本想不到元朗几个小村庄的“农民”和“野蛮人”敢犯错误。此外,他们在接受岛和九龙时没有遇到任何阻力。

但出乎意料的是,殖民者的粗心间接促成了“六日战争”。

对于这场战争,刀哥唯一能找到的详细信息就是《被遗忘的六日战争》,正如夏思怡所说。作为一个英国人,他不能不在书中叹息。近百年来,港英政府的镇压被彻底掩盖。为了不损害港英政府作为香港“和平政府”的形象,掩盖这一事件的工作从战争开始就开始了,只有一次重大军事冲突在官方和公众记忆中完全消失了。

六日战争

英国人一开始就入侵了新界,并不打算在这一地区寻求经济利益。相反,他们主要是防范清政府将另一面租给其他大国,将维多利亚港置于其他国家的钳制之下。

根据当时的“国际法”,交换被批准后,必须通过一个明确的公开仪式来接受。英国决定于1899年4月17日在新界大埔举行升旗仪式,正式接管该地区。

元朗的村民决心反抗武力接管。起初只有屏山邓氏家族参加,后来扩展到夏村和金田。村民们在3月下旬做出了决定,并在3月28日发布了一则谴责:“对于那些深深恨我的人,英国人和外国人应该到我的家乡来侵占我的土地,制造无尽的麻烦。灾难濒临死亡,我的人民在夜晚焦虑不安。我的同胞不愿意坐以待毙,决心抵抗野蛮人。

英国野蛮人将入侵我的国家,我国家的村庄和小村庄,灾难即将来临。我们村民必须团结一致,奋起反抗。任何阻挠或阻挠我的军事战略的人都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在他们当中,元朗有最坚定的斗争精神,而有些乡村只同意付钱,不同意付钱给人民。每当元朗人民要求他们尽最大努力帮助战争,他们都找借口拒绝和命令粮食留在村里,但不出口。

根据第一个计划,反英群众原本计划在升旗仪式当天,在港英政府要员在场的情况下,用一次行动消灭他们。

不幸的是,4月14日的升旗仪式上,一个村庄主动烧毁了帐篷。

这件事是港英政府在村里的代理人知道的,他向总督通风报信。州长立即命令首席逮捕官梅含理带领警察带着20人乘船出发。

总督认为,当反英群众看到整洁的殖民者时,他们不敢采取行动。出乎意料的是,当梅含理到达大埔时,反英人群从山的四面八方向他们开枪。人口数量至少是殖民者的30倍。梅含理小组没有避难所、食物和补给,每个小组只有40发子弹。到下午,弹药已经用完了。

此时,香港殖民军的战舰“荣誉”号得到了增援。“荣誉”的有效射程为3米

州长决定派遣更多的部队。他从巴雷特指挥的香港陆军三个连派出大约300人,从西蒙斯指挥的亚洲炮兵营一个连派出48人,并派出6门重炮。英国军舰“迅捷”号从海上出发,沿着陆地强行前进。

4月16日,在大埔,殖民者动员了所有他们能动员的军队,并举行了一个炫耀的升旗仪式。

殖民者扫回了李子坑。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因毫无结果的袭击而撤退时,反英人群离开了他们的阵地,悄悄地跟随英国人。他们把枪一步一步地穿过茂密的森林和崎岖的地形,让英国军队完全不知道他们,并跟着他们。第二天,当他们占领了山顶上的有利地形时,他们立即开火了。

突袭完全超出了殖民者的预期。他们离反英人群不到一英里远,但并不知道这一点。指挥官害怕极了,他转过身去,没有吃的就战斗了。

殖民者把自己分成两条路线,一条是通过梅树坑峡谷路,以侧翼包围反英国的群众阵地。一路向前,炮兵向反英群众阵地发射手榴弹。

经过一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由于双方在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反英人群不得不从他们的阵地撤退到林村坳山谷的阵地,在那里大浦和元朗的公路进入山区。这次撤退也很有秩序,炮兵和弹药保存得很好,反英群众事先在林村坳准备了坚固的碉堡和有战壕的炮兵阵地,炮阵地和步枪阵地也布置在炮兵阵地的前方和周围。这个位置正对着英国军队的道路。山坡两侧的地形非常陡峭。反英群众认为殖民军队不能从侧面进攻。

殖民地军队知道自己的地位很高,决定驻扎下来,同时增援两艘战舰“亨伯”号和“孔雀”号以及大量的人员和物资。与此同时,已经建立了一条现场电话线。

反英炮非常老式,没有回转架,仰角很难调整。一旦竖立起来,它只能朝一个方向射击。

殖民军队的大多数成员来自印度西北边境。他们是从小就接受山地战争训练的山地人。反英群众眼中的悬崖阻挡不了他们。殖民者在山脚下集结军队,就在反英大规模炮火的有效射程之外。他们分成三组攻击反英国的群众阵地。然而,反英国的炮火只能越过殖民者。尽管他们利用了有利的地形,但由于枪支质量和训练质量之间的差距,他们不得不再次撤离阵地。这次撤军造成了重大打击。只有500人留在2500人的队伍中,殖民者能够穿过Lim村,继续他们的村庄之旅。

4月18日,反英群众对上层乡村殖民者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势。据军官说,他们越过一块耕地形成的平原,用三条水平线攻击它。这显然是一次非常坚决的攻击。如果他们拥有现代武器,殖民军队将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然而,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勇敢地前进。

当反英人群前进到200码时,殖民军队全力开火。他们被截击分散,殖民军队下令追击。作为报复,殖民军队炸毁了两个村庄的铁门。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破坏其他村庄的防御,而是因为他们只有足够的炸药来炸毁这两扇门。

4月19日,殖民军队的主力穿过八乡和金田,向平山进发。这些村庄被迫投降。“6天抵抗”失败了。

施乐是一座纪念碑

6天的战争,没有殖民军队人员被杀,而反英群众损失了500多人。为了掩盖暴行,参与镇压的殖民地军队官兵和港英政府在报告中相互勾结。他们都用不清楚、一些、很少和很少的损失来搪塞死亡人数。他们甚至说,从军舰上发射的炮弹“全部

然而,这样一支队伍迫使殖民者动员一支拥有250至350支步枪和4艘战舰的两栖军队。

面对巨大的差距,反英群众团结起来,没有人成为“道路领导党”。结果,殖民军队在浦口登陆后,找不到苦力来翻译和运送材料。

元朗有一个叫邓祥兴的叛徒,他帮助港英政府的行政助理部门张贴了一张通知,要求保护村里人的安全。元朗市民怀疑是他向总督提供了升旗仪式的机密报告,以及反英人士准备突袭油麻地的消息。他被送往元朗大会堂。每个参加起义的村长都给他一个打击。最后,村民们把他放在一个猪笼里,把他的尸体扔进了河里。

在“六日战争”中死去的受害者被记录在纸上,排列后藏在英雄祠的神龛里。当英雄祠在1938年重建时,村民们发现了这张纸,并把它做成石碑,传给后代。

在元朗金田村邓的家谱上,有一段记载:“光绪二十四年,武绪.外地人抓住机会把中国的领土作为租来的土地,却发现我们的祖先奋起反抗,与各个村庄的人民团结在一起.于是,与英国军队的冲突演变成“金田温德尔迪金森”事件,结束了史诗般的民族抗战.到目前为止,村民们称它为“英雄祠”,并每年春天向它的英雄精神致敬。(文字:李逍遥飞刀)

来源:补充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