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保荐券商被判承担赔偿 新证券法下连带赔偿或成常态

原标题:保荐证券公司因华泽退出被判赔偿。新证券法下的联合赔偿可能会成为常态,因为上市公司发布虚假财务报表,违反了信托法。证券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也被要求参加。这不仅是新的《证券法》条例尚未正式生效,而且一些证券公司和会计师事务所已经真正采取了法律行动!

最新的案例是国鑫证券,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经纪公司。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作为华泽公司财务欺诈和虚假陈述案的发起人和审计机构,国鑫证券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瑞华所”)被投资者共同起诉。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判决,国鑫证券和瑞华对投资者的损失分别承担40%和60%的连带责任。

第一财经记者从代理该案的广东本吉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处了解到,目前这只是一审判决,国鑫证券和瑞华对损害赔偿共3.7万元不承担连带责任,但对后续投资者索赔具有重要意义。现有信息显示,许多投资者已经起诉国鑫证券。

在对a股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赔偿案件中,由证券交易商和审计机构共同赔偿的案件并不多。在国鑫证券瑞华研究所成立之前,只有中德证券、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等少数机构被责令承担连带责任。在新修订的《证券法》中,再次强调了证券公司对虚假陈述的连带责任。市场将拭目以待,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的证券公司和审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虚假陈述承担连带责任。

第二家证券公司被判共同赔偿

根据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证券和瑞华被判赔偿华泽钴镍虚假陈述案投资人冯某包括两人的损失。61元。其中,国鑫证券和瑞华研究所分别在华泽钴和镍赔偿义务的40%和60%以内。

刘国华表示,根据法院一审判决,在2014年1月10日至2017年7月7日期间购买华泽钴镍股份并在2017年7月7日之后出售的受损投资者,或继续持有股份的投资者,可以要求赔偿,但最终的索赔条件必须由法院的生效判决决定。

投资者对已退出市场的华泽钴和镍的索赔可追溯至2015年。

2015年11月底,华泽钴镍因涉嫌非法活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2018年1月,中国证监会责令华泽钴镍公司改正,发出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也受到监管处罚。随后,作为发起人和审计机构的国鑫证券和瑞华研究所也相继受到调查,并在2018年受到处罚,没收的业务收入分别为2800万元和520万元。

截至目前,国鑫证券和瑞华研究所尚未披露法院的判决信息,具体判决承担连带责任的依据不明。

根据监管处罚,华泽钴镍2013年和2014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国鑫证券发行的复牌推荐书等许多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本公司关联方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应收票据及审计专业意见使用情况检查不认真。瑞华研究所也因华泽钴镍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录而出具了虚假记录的审计报告。

在上市公司欺诈发行和虚假陈述等赔偿案件中,除提前赔偿外,在法律层面责令证券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案件并不多见。此前,在昆明机床虚假陈述案中,只有中德证券被责令承担连带责任。

昆明机床于2015年11月11日宣布其控股股东沈阳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马

受到监管处罚后,投资者立即向昆明机床和中德证券索赔。根据中国司法文件网的信息,2019年6月和7月,云南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昆明机床、沈阳机床集团、紫光卓源和中德证券赔偿昆明机床投资者实际损失的70%。责令中德证券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之一是,在紫光卓源披露的详细股权变动报告和财务顾问出具的验证意见中,没有发现任何重大遗漏。“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受到了惩罚,但投资者的损失没有得到补偿。”刘国华表示,数百名投资者起诉华泽钴镍,要求国鑫证券和瑞华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目前的判决对以后的案件有积极的意义。

会有更多的证券公司被收购吗?

在a股历史上,迄今已有数百家上市公司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在一些严重的发行欺诈案件中,虽然证券公司设立了专项基金对投资者进行事前补偿,但在法律层面上,证券公司和审计机构均未被责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目前,只有中德证券和国鑫证券两家证券交易商。除瑞华研究所外,审计机构也只有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在大智慧的虚假陈述。

与华泽钴、镍虚假陈述不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部分投资者提起的诉讼作出二审判决,进入生效阶段。然而,华泽钴镍公司只是一审判决,尚未生效。国鑫证券和瑞华研究所最终是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仍有待二审法院裁决。

《证券法》修订版通过后,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2019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以高票通过了《证券法》修订草案,增加了投资者保护和信息披露两个专门章节,重点是投资者保护和权利保护。

根据《证券法》修订后的第85条,如果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要求披露信息,或者在已发布的发行文件、定期报告、中期报告等信息披露材料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及保荐人、承销的证券公司及其直接责任人员,应当与发行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能够证明其没有过错的除外。

"这些规定对证券交易商有很大的影响。无论在首次公开发行期间、首次公开发行后,还是在借壳上市和收购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性发行、财务欺诈或虚假陈述,证券交易商都必须承担法律风险。”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

据业内人士透露,《证券法》修订前明确规定了中介机构的连带责任。然而,由于多数债权分散、期限长、成本高,投资者往往将债权对象锁定为上市公司,很少接触中介机构,因此很少有券商和审计机构承担连带责任。

新版《证券法》第95条规定,投资者对虚假陈述等证券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时,诉讼标的属于同一类型,一方当事人人数较多的,可以依法选举代表人进行诉讼。法院可以发布公告,说明诉讼请求的情况,通知投资者在一定期限内向人民法院登记,法院的判决、裁定对参与登记的投资者发生效力。

"在过去,你很有可能已经打官司两三年了,即使你已经工作了七八年,投资者也不能给你任何补偿。不

据业内人士称,修订后的《证券法》大大增加了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的非法成本,防止违规者从非法行为中获益。这将极大地遏制各种证券欺诈行为,对打击违规者、保护投资者权益、改善证券市场秩序具有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这可能会对它们的生产、经营和股价产生重大影响。连带赔偿责任的存在,提高了中介机构的服务质量,增加了风险。这是一个需要权衡的问题。

刘国华认为,如果被中国证监会处罚的100多家上市公司全部列为集体诉讼对象,索赔数量可能达到1万甚至10万,索赔金额可能达到1亿甚至10亿元,这可能会对上市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股票价格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与上市公司现有投资者的利益发生冲突。如何准确打击违规者,尽可能保护绝大多数投资者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此外,被处罚的上市公司都是可诉对象。是否对这些上市公司提起集体诉讼,或者选择其中的一部分,将对这些上市公司产生重大影响。此外,还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需要发布进一步的详细规定。

“对经纪业务的影响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对上市指导、推荐、持续监管、金融咨询等环节和业务类型的要求更高。”董登新表示,除了IPO过程,当上市后持续监管阶段和金融顾问并购项目出现问题时,证券公司也应承担责任。责任非常重,风险非常高。中介机构也可能放弃一些业务,不愿意将一些高质量的企业推向资本市场。

“在市场上实现法治,照顾投资者的积极性,探索有效的途径,检验市场反应,是绝对必要的。有必要学习和超越成熟市场的经验。”董登新表示,美国发起集体诉讼时,市场担心投资者过度维权可能会导致一些上市公司陷入困境,但实际情况显示效果良好,因此如何平衡这一程度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