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哪些城市在收缩?除了资源枯竭型还有这些富省小城市

哪些城市正在萎缩?除资源枯竭外,富裕省份还有这些小省份人口的萎缩不仅在资源枯竭的城市,而且在东北和西北地区。对于许多中小城市,特别是小城市来说,人口萎缩变得越来越普遍。

萎缩的城市在不久的将来是一个热门话题,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资源枯竭的城市,但有些是发达省份的小城市。

资源枯竭型城市是指矿产资源开发进入后期,后期或末期的城市,其累计产量已达到可采储量的70%以上。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转型是世界各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已经或正在经历的突出问题。

2008年,2009年和2012年,国务院分三批确定了中国69个资源枯竭的城市(县,区)。其中,有37个煤炭城市,14个有色金属城市,6个黑色冶金城市,3个石油城市和9个其他城市。

第一财经记者选择了地级市23个资源枯竭的城市(重庆万盛区和南川区未计入),并在2000年,2010年和2015年通过了三个时间段的永久居住。人口变化探索新世纪以来资源枯竭型城市的发展趋势。

应该指出的是,选择上一年的数据是因为中国每10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并在两次人口普查之间进行1%的人口抽样调查,即“五年小,十年”。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上述23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数据公布存在差异,因此这次收集的数据并不完善。

东北部许多城市持续萎缩

总的来说,在23个资源枯竭的地级城市中,10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已经缩小。其中,东北城市占九个,包括七台河,阜新,盘锦,抚顺,辽源,白山,宜春,鹤岗,双鸭山等。区域萎缩形势十分明显。

以抚顺为例。在20世纪80年代初,该市是人口超过一百万的18个大城市之一。那时,南方的深圳刚刚从一个小渔村出发,厦门和宁波等城市的规模也很小。然而,近40年过去了。如今,南方的深圳,苏州,宁波等城市已经崛起。抚顺,盘锦等东北城市发展缓慢,难以向前发展。

厦门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丁长发分析了第一财经记者。在计划经济时代,抚顺等传统重工业城市获得了大量的资源要素,发展相对较好。但是,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包括了大量的资金和人才等要素资源。他们转向市场经济相对活跃的地区。

另一方面,东北多城市人口萎缩也与近年来东北地区较低的生育率有关。数据显示,2018年辽宁人口自然人口增长率为-1.00‰,减少了4300人。加上流出人口,辽宁常住人口减少了96,000人。同期,黑龙江省和吉林省的出生率分别为5.98‰和6.62‰,居各省的最后和第三位。

广东省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宇分析说,东北地区的国有企业和制度有更多的人,城市化相对较早,计划生育更加严格,人们更容易接受这个概念。计划生育。 20世纪90年代以后,随着下岗工人的增加,生育率也受到经济压力的影响。

在出生率下降的同时,由于能源经济的衰退和经济增长的放缓,东北部许多资源枯竭的城市人口流入东南沿海的发达沿海地区,另一方面,他们已经转移到省会城市和中央城市,分别有计划。该市人口进一步萎缩。

以阜新市为例,阜新市统计局公布的2015年1%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11月1日0点阜新市常住人口为177.8万人,与第六人相比2010年人口普查。与181.9万人相比,五年内总人数减少了4.1万人,下降了2.25%,年均下降率为4.6‰。阜新市统计局表示,常住人口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该市是一个资源枯竭的城市,单一的生产结构和不发达的经济。它属于人口外流城市。仍然有近74,000人流入该省。显示出同比下滑。“

数据还显示,2015年,60岁及以上老人的比例已达到18.4%,并且早在2010年就已进入旧社会。而且,过去十年中新老年人口的增长速度要快得多比总人口的增长。速度。

然而,并非所有资源枯竭的城市人口都在继续萎缩。除东北外,资源枯竭城市的总人口仍在增长。据数据显示,除焦作外,23个城市的23个地级市中,其余13个城市的常住人口仍在增长。

这些城市的人口增长有多种因素。一方面,虽然这些城市也是资源枯竭的城市,但在市政体制下,这些城市有很多县级地区,原有城市化率低,出生率较高。

另一方面,这些城市在地理位置上更靠近东南沿海。近年来,随着沿海产业的转移和升级,这些城市也进行了许多产业转移和结算,经济可以保持快速增长。

以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为例,东北地区资源枯竭的地级市大多在6%以下,而南部的景德镇,新余和萍乡则超过8%。漳州和黄石也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

从经济总量来看,上述23个城市中两个城市的GDP总量仅超过2000亿元,其中枣庄以2402亿元排名第一; 12个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不到1000亿元。五个城市低于500亿元,其中七台河,宜春和鹤岗不到300亿元。

弱县,富裕省

然而,人口的萎缩不仅在资源枯竭的城市,而且在东北和西北地区。对于许多中小城市,特别是小城市来说,人口萎缩变得越来越普遍。

以广东这个第一大经济省为例,据当地媒体报道,2018年底,广东省常住人口1万人,居全国第一,比上年增加177万人,并且净增长连续第四年达到100万。即便如此,广东仍有一些地区的城市萎缩持续下降。

几天前,广州地理研究所杜志伟博士及其同事利用官方统计分析发现,2000 - 2016年全省大部分人口(73.17%)增长;只有25人(局部区域出现零碎收缩,即人口规模增加,但人口增长超过5年;有8人(占6.51%)。当地人口呈负增长和持续萎缩分别为县,南澳县,乐昌市,南雄市,阳山县,连山县,连州市,连南县。

杜志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些不断缩小的县主要位于广东北部的山区。缺乏经济增长加剧了常住人口和登记人口的萎缩。随着当地城市的共存,这种收缩普遍增加。

杜志伟及其同事指出,这些县的山地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功能都很突出。是广东省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保护点。其功能定位是保护和修复生态环境,提供生态产品。严格控制经济发展和城市开发建设。

不仅广东,而且福建,江苏等地也经历了局部萎缩。例如,在福建,2012年至2017年,山区城市三明市的城市人口略有下降;在江苏,2018年盐城常住人口比上年减少了422,000人。

此外,近年来,一些发达的沿海城市,尤其是外贸明星城市,在外贸出口放缓的情况下,局部出现了明显的萎缩或分裂。以东莞为例,杜志伟及其同事指出,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东莞的对外贸易经济产生了巨大影响。制造业企业的崩溃和工业人口的外流使东莞城镇的可持续发展面临挑战。传统的增长方式与城市收缩现象相反。

,查看更多

dafa888bet经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