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楚材书院:宜宾三大书院之一,其《碑记》如此解读

  2019 图画涂画

  

  校本教材《人杰地灵看复龙》封面

  解读《楚材书院碑记》

  始建于1882年的宜宾县楚材书院,与宜宾市翠屏书院齐名,其旧址为现今宜宾县复龙镇小学校,《楚材书院碑记》记述了它的历史。学校改建后,其碑由于保护不善而碑文尽蚀。笔者念初中时曾全文抄录,在参与主编复龙镇校本教材《人杰地灵看复龙》时,受编委会委托,竭尽驽钝将其断句、注释并译文辑录书中。

  

  《楚材书院碑记》原文

  原文:

  宜邑甲第乡者,山水之秀甲于遐迩。国初,乡先辈由楚迁蜀,择是乡而居之。醵金构两湖公所于其间。岁久,蓄积寝多。有屋数十楹,田数十亩。前人拮据,所遗徒以供游宴之需,洵足惜也。乡又有古兰若二:曰天宫庙者,仅三楹,杂祀诸神,同治初为发逆所毁,榛莽荒芜,遗址仅存;曰富贵洞者,在深山中,林木蓊蔚,诸峰环秀,曲折入洞,石壁间罗列佛像,不知何自始。斯三庙者,乡之人凤鸣曾君实司其事,岁壬申以其存余八百金有奇,偕三庙而卸交焉,同辈始建议请于邑侯,以其金就天宫庙故址建置书院,以为造就人才之所。赀用不给,以两湖公所之赢余助之;林木不足,以富贵洞之山木继之。经始于甲戌之冬,落成于壬午之春。或作或辍,阅八载而蒇厥事计。为正厅者,五楹。前厅如之。东西廊亦如之。栋宇壮丽,庭户宏敞。讲贯有堂,栖息有室。缭以回廊,间以短巷,牖以明窗,诚巨观也。有亭翘然于正厅之上,杰出云表,俯瞰万汇。每当风日清美,烟霞澄鲜,水光山色悠然在目,时一登临,亦足以畅襟怀而舒眼界也。工既竣,复厘订章程请于邑侯,永遵勿替。斯役也,为国家作育人才,为我乡扶持文教,且使三庙之所有裨实用,盖一举而三善备焉。所冀继起有人,延订名师,讲求实学,不徒以文艺,相高尚,则圣贤学问,卿相经济,皆可为学者期之,区区科第之末,又其余事也。同辈以斯举既成,命霖述其由,寿诸石,以诏来者。霖夙兴斯议,乐同志者之相与有成也,乃摭其略而记之。时光绪孟春,里人李春霖撰并书丹。

  建议经理姓氏:恩贡生候选州判王有余、贡生曾启仁,江西尽先补用县丞曾锡璋、文生杨绍华、文生李春霖、武生曾锡华、监生汤国贤、文怀娣、监生曾亲臣、汤国才、侯选国子监典籍曾启平、李天位,侯选州同曾彦臣、文生曾辅臣、文生李德彰、罗正椿、万天尔、罗永兴、郭元亨、郭元良、汤国怀、王振河、彭家国、刘定极。

  (楚材)书院公议禀准章程

  一议每年延师众议举人掌教,不得聘请廪贡诸生至启事端。

  一议禹王宫每年出束修银六千两并薪水,聘金与马钱文。由齐长在蘸主手领取支发。

  一议齐长承管修金三节馈送其薪水,住院满月出制钱十千文。如未在院,即毋庸送。

  一议书院如当培修,仍归禹王宫、富贵洞出备土料。

  一议近乡子弟,不拘原籍何省,凡系认真读书者,均可入院。

  一议延师务后公议后到馆,不得受人蔫举空支修金至废学校。

  一议掌管薪水及在院诸生膏火程仪等项,俟另筹有款再行加办。

  光绪七年二月廿七日禀奉钦加五品御署理叙,州府宜宾县裨文教深堪嘉尚准,如禀立察勒碑以胡久远(文生)李德昌录。光绪五年收入:彭成聪施银肆百两正,生息以作膏火。彭姓原施银陆百柒拾两,谷肆拾石;因彭姓的让任姓银贰百柒拾两,谷肆拾石……

  译文:

  宜宾县甲第乡(今复龙镇),山水秀丽远近闻名。清国初期,乡里先辈由楚地(湖南、湖北)迁到四川,选择了这里居住下来,凑钱修建了两湖公所。多年以后,积蓄多了,住房也宽了,有数十间屋子,数十亩良田。这儿以前的人们经济状况不好,有点积余也只花在游玩吃喝上,实在是令人遗憾。甲第乡另有两座古庙:天宫庙只有三间屋,混杂地供奉着诸多神像,同治初期被草寇(翼王石达开所率太平军)毁坏了,仅存遗址;富贵洞在深山中,那里林木茂盛,诸峰环绕秀丽,弯弯曲曲地进入洞中,石壁间陈列着许多佛像,不知是何时雕凿而成。这三座庙所,由乡里人曾凤鸣先生具体掌管,他在壬申(1872)年将自己积蓄的八百多两银子,连同这三庙都捐献出来。大伙就建议呈请邑侯,用那些银两在天宫庙旧址处修建书院,把它作为培养人才的地方。资金不够,用两湖公所的收入补给;木料不够,用富贵洞山上的树木补充。从甲戌(1874)年冬天开始动工,到壬午(1882)年春天完工,其间时建时停,历经八年终于完成了曾先生修建书院的心愿。该书院正厅有五间屋,前厅是如此,东西廊也是如此。房屋雄壮美丽,门庭宽大宏敞。有讲授功课的教室,有休息的卧室。用回廊环绕,用短巷隔开,用明窗通风透气,这的确是雄伟景象啊。有个亭子在正厅之上翘然而立,耸入云端,俯视着众多会聚在一起的小山丘。每当清风和煦、阳光明媚之际,烟霞和云雾分外清亮鲜艳,水光山色悠然映目,这时一登亭远眺,实在是令人胸怀舒畅而眼界开阔啊!书院竣工后,大家又拟定了章程呈请邑侯,希望一直遵照行事,不能随便改变。这出力修建书院的事,是为国家培育人才,为我乡扶助文化教育,而且使三处庙所的收入,能用在有益的实处,这真是一举而具备三得的好事。人们希望书院一直兴盛,聘请名师,注重真才实学,不只传授文学艺术,还辅以思想道德教育,规范学习圣人贤人的学问,以及为官治理国家之道等,都要求学生全面学习。这与那些仅按每科成绩排列的科第弊端相比,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大家因为这些举措已经实施,就委托我(李春霖)记述其原由,把它刻在石碑上使其长久存在,用以告诉后人。我一向赞同这些意见,又与热心此事的同志们交情深厚,就尽我所能把它记了下来。这时是光绪癸未(1883)年孟春,家乡人李春霖撰文并书写在碑上。

  

  《楚材书院碑记》译文(1)

  

  《楚材书院碑记》译文(2)

  

  校本教材《人杰地灵看复龙》封面

  解读《楚材书院碑记》

  始建于1882年的宜宾县楚材书院,与宜宾市翠屏书院齐名,其旧址为现今宜宾县复龙镇小学校,《楚材书院碑记》记述了它的历史。学校改建后,其碑由于保护不善而碑文尽蚀。笔者念初中时曾全文抄录,在参与主编复龙镇校本教材《人杰地灵看复龙》时,受编委会委托,竭尽驽钝将其断句、注释并译文辑录书中。

  

  《楚材书院碑记》原文

  原文:

  宜邑甲第乡者,山水之秀甲于遐迩。国初,乡先辈由楚迁蜀,择是乡而居之。醵金构两湖公所于其间。岁久,蓄积寝多。有屋数十楹,田数十亩。前人拮据,所遗徒以供游宴之需,洵足惜也。乡又有古兰若二:曰天宫庙者,仅三楹,杂祀诸神,同治初为发逆所毁,榛莽荒芜,遗址仅存;曰富贵洞者,在深山中,林木蓊蔚,诸峰环秀,曲折入洞,石壁间罗列佛像,不知何自始。斯三庙者,乡之人凤鸣曾君实司其事,岁壬申以其存余八百金有奇,偕三庙而卸交焉,同辈始建议请于邑侯,以其金就天宫庙故址建置书院,以为造就人才之所。赀用不给,以两湖公所之赢余助之;林木不足,以富贵洞之山木继之。经始于甲戌之冬,落成于壬午之春。或作或辍,阅八载而蒇厥事计。为正厅者,五楹。前厅如之。东西廊亦如之。栋宇壮丽,庭户宏敞。讲贯有堂,栖息有室。缭以回廊,间以短巷,牖以明窗,诚巨观也。有亭翘然于正厅之上,杰出云表,俯瞰万汇。每当风日清美,烟霞澄鲜,水光山色悠然在目,时一登临,亦足以畅襟怀而舒眼界也。工既竣,复厘订章程请于邑侯,永遵勿替。斯役也,为国家作育人才,为我乡扶持文教,且使三庙之所有裨实用,盖一举而三善备焉。所冀继起有人,延订名师,讲求实学,不徒以文艺,相高尚,则圣贤学问,卿相经济,皆可为学者期之,区区科第之末,又其余事也。同辈以斯举既成,命霖述其由,寿诸石,以诏来者。霖夙兴斯议,乐同志者之相与有成也,乃摭其略而记之。时光绪孟春,里人李春霖撰并书丹。

  建议经理姓氏:恩贡生候选州判王有余、贡生曾启仁,江西尽先补用县丞曾锡璋、文生杨绍华、文生李春霖、武生曾锡华、监生汤国贤、文怀娣、监生曾亲臣、汤国才、侯选国子监典籍曾启平、李天位,侯选州同曾彦臣、文生曾辅臣、文生李德彰、罗正椿、万天尔、罗永兴、郭元亨、郭元良、汤国怀、王振河、彭家国、刘定极。

  (楚材)书院公议禀准章程

  一议每年延师众议举人掌教,不得聘请廪贡诸生至启事端。

  一议禹王宫每年出束修银六千两并薪水,聘金与马钱文。由齐长在蘸主手领取支发。

  一议齐长承管修金三节馈送其薪水,住院满月出制钱十千文。如未在院,即毋庸送。

  一议书院如当培修,仍归禹王宫、富贵洞出备土料。

  一议近乡子弟,不拘原籍何省,凡系认真读书者,均可入院。

  一议延师务后公议后到馆,不得受人蔫举空支修金至废学校。

  一议掌管薪水及在院诸生膏火程仪等项,俟另筹有款再行加办。

  光绪七年二月廿七日禀奉钦加五品御署理叙,州府宜宾县裨文教深堪嘉尚准,如禀立察勒碑以胡久远(文生)李德昌录。光绪五年收入:彭成聪施银肆百两正,生息以作膏火。彭姓原施银陆百柒拾两,谷肆拾石;因彭姓的让任姓银贰百柒拾两,谷肆拾石……

  译文:

  宜宾县甲第乡(今复龙镇),山水秀丽远近闻名。清国初期,乡里先辈由楚地(湖南、湖北)迁到四川,选择了这里居住下来,凑钱修建了两湖公所。多年以后,积蓄多了,住房也宽了,有数十间屋子,数十亩良田。这儿以前的人们经济状况不好,有点积余也只花在游玩吃喝上,实在是令人遗憾。甲第乡另有两座古庙:天宫庙只有三间屋,混杂地供奉着诸多神像,同治初期被草寇(翼王石达开所率太平军)毁坏了,仅存遗址;富贵洞在深山中,那里林木茂盛,诸峰环绕秀丽,弯弯曲曲地进入洞中,石壁间陈列着许多佛像,不知是何时雕凿而成。这三座庙所,由乡里人曾凤鸣先生具体掌管,他在壬申(1872)年将自己积蓄的八百多两银子,连同这三庙都捐献出来。大伙就建议呈请邑侯,用那些银两在天宫庙旧址处修建书院,把它作为培养人才的地方。资金不够,用两湖公所的收入补给;木料不够,用富贵洞山上的树木补充。从甲戌(1874)年冬天开始动工,到壬午(1882)年春天完工,其间时建时停,历经八年终于完成了曾先生修建书院的心愿。该书院正厅有五间屋,前厅是如此,东西廊也是如此。房屋雄壮美丽,门庭宽大宏敞。有讲授功课的教室,有休息的卧室。用回廊环绕,用短巷隔开,用明窗通风透气,这的确是雄伟景象啊。有个亭子在正厅之上翘然而立,耸入云端,俯视着众多会聚在一起的小山丘。每当清风和煦、阳光明媚之际,烟霞和云雾分外清亮鲜艳,水光山色悠然映目,这时一登亭远眺,实在是令人胸怀舒畅而眼界开阔啊!书院竣工后,大家又拟定了章程呈请邑侯,希望一直遵照行事,不能随便改变。这出力修建书院的事,是为国家培育人才,为我乡扶助文化教育,而且使三处庙所的收入,能用在有益的实处,这真是一举而具备三得的好事。人们希望书院一直兴盛,聘请名师,注重真才实学,不只传授文学艺术,还辅以思想道德教育,规范学习圣人贤人的学问,以及为官治理国家之道等,都要求学生全面学习。这与那些仅按每科成绩排列的科第弊端相比,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大家因为这些举措已经实施,就委托我(李春霖)记述其原由,把它刻在石碑上使其长久存在,用以告诉后人。我一向赞同这些意见,又与热心此事的同志们交情深厚,就尽我所能把它记了下来。这时是光绪癸未(1883)年孟春,家乡人李春霖撰文并书写在碑上。

  

  《楚材书院碑记》译文(1)

  

  《楚材书院碑记》译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