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被传染了艾滋病还能活多久

对于艾滋病等特殊疾病,艾滋病毒携带者应该得到更多的精神关怀。有人说艾滋病患者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勇敢的战士”。除了像其他疾病患者一样与死亡抗争之外,他们还必须面对周围所有奇怪的目光。爱情是治愈他们心灵的最好良药。

当我知道自己被诊断为艾滋病毒感染时,唯一的感觉是结束了。验血报告和我的死亡通知没什么不同。我心中唯一的东西是痛苦和绝望。我只想尽快结束我短暂而悲伤的生活。

谢谢你生命中的两个人,一个是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一个非常善良和热心的人,让我认真对待我的疾病,特别是让我知道一个艾滋病毒女性携带者必须完全自觉和自尊。甚至我的家人都不敢接近我,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第一个和我握手。

另一个是我现在的丈夫。这个人非常优秀,是另一个支持和理解我的人。属于享乐主义和勤奋型,他不知道我当时上瘾,但后来他没有抛弃我,而是帮助我放弃毒品。一旦我的毒瘾发作,我就忍不住跑到厕所去插门,以满足我的渴望。我追着他,用力把门撞开,我的手在流血。为了让我戒掉毒瘾,我责骂我跪下求我扔掉我买的毒品。我还一次又一次地哭着向他发誓,我再也不会吸毒了。一旦我出现,我就忍不住了,发生了一些让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的事情。听着,我屡次未能戒掉毒品,最后。他说:我不相信毒品有这么糟糕。我服用后会放弃的。就这样,半生气,半生气,他也成了瘾君子,两人都被送进了戒毒所。

上瘾毁了我和丈夫的生活。毒瘾让我感染了艾滋病毒。上瘾时,吃生辣椒,冲个澡,跑一整夜来转移注意力。我已经完全断绝了与那些曾经吸毒成瘾的人的联系。我一直在搬家。即使是那些不能瞒着我的人也利用这个机会告诉他关于上瘾的危险和预防艾滋病。有一次,几个以前的瘾君子来找我,我坚决拒绝,告诉他我感染了艾滋病毒,而且会传染给他。然而,成瘾攻击没有照顾到这些,说这足以用水洗他们。其中一个人从床底下挖出一个积满灰尘的一次性注射器,大声叫我去找些水稀释。当我说没有水的时候,我抓起注射器,把它扔在我的脚下压碎。两个人的眼睛都红了,差点撞到我。那时,我一点也不害怕,感觉自己非常高尚。

起初,我和丈夫开了一家理发店。每天还有几十美元。然而,当人们知道我的情况时,他们甚至避开了我的洗衣和熨烫店,再也没有人光顾我了。即使当我看到孩子们想要拥抱逗逗并且她很开心的时候,他们的父母也立刻离开了她。我的心很痛。然而,我也意识到我的家人这样对待我的原因是他们对我没有信心,但是有了这种疾病,结束生命绝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必须生活得坚强和健康。

所以我找了一些不认识我的地方为别人工作,做一些小生意来维持生计。虽然生活很艰难,但现在两个人都想尽一切可能赚钱。男朋友会开车和做饭。但我不会。有一次,有人不怀好意地对我说,如果一个漂亮的人去吃饭,一个晚上赚的钱超过了你一个月卖这些针的收入,我会骂那个人,说实话。有一段时间口袋空空的,有一段时间两个人一天吃一个馒头。然而,我没有动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在一次又一次地抵制各种诱惑之后,我感觉到作为一个人是什么样的,能够有尊严地生活是多么的正确。

每个人都应该自觉地承担起预防艾滋病的宣传任务,以免更多的人步我的后尘。现在我勇敢地站起来,坦率地谈谈我自己的情况,表达我的观点。每个人都应该保持清洁,并及时做好健康检测工作。

很多人都有疑问,如果感染了艾滋病,他们会死吗?你能正常生活多久?除了性事故外,艾滋病还能通过哪些途径感染?让我们看看它。

艾滋病毒感染者能活多久?一个健康的人通常有三个阶段,从艾滋病毒感染到死亡。第一阶段被称为急性艾滋病毒感染。感染后,少数被感染的人会感染

然后,感染者进入第二阶段,即所谓的无症状阶段,约占从感染到死亡整个过程的80%。这时,病人被称为艾滋病毒携带者。从表面上看,大多数感染者是健康的,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但他们的免疫系统正在与病毒进行一场无形的斗争。

艾滋病病毒每天都会破坏大量的免疫细胞,而骨髓则通过加速新细胞的生成来进行补偿,但是新细胞的替换率总是达不到细胞丢失率。在正常人群中,每立方毫米血液中约有800至1000个免疫细胞,而在受感染人群中,每立方毫米血液中的免疫细胞以每年50至70个细胞的速度逐渐减少。当免疫细胞的数量减少到每立方毫米血液只有大约200个细胞时,减少的速度将会加快。感染者的无症状期可持续很长时间或很短时间,从2年到20年不等。它的长度与感染途径密切相关。一般来说,月经血感染期(主要是非法采血和共用注射器)为4-5年,性交感染期为11-13年。如果一个感染者的无症状期可以达到13年,那就可以称为长期存活者。

当感染者体内的免疫细胞不再能与艾滋病毒竞争时,这标志着艾滋病毒感染的最后阶段,即所谓的症状阶段。这时,被感染者被称为艾滋病患者。他们很容易被其他疾病感染。一些常见的传染病,如肺炎,在平时不会对人的生命构成威胁,一旦进入艾滋病体内就无法控制,人们一般在6至24个月内死亡。

专家说艾滋病患者患有各种遗传疾病,如皮肤疱疹、脑膜炎、癌症、肺结核、肝炎等。体重超过100公斤的男性体重可能会下降到70公斤以上,出现眼窝凹陷、脱发、肌肉萎缩、呼吸困难、皮肤瘙痒、痴呆、记忆力丧失以及像一具被覆盖的骨架一样死去。

不安全的性行为后感染艾滋病毒的概率是多少?艾滋病毒是在不安全的性行为后感染的吗?为什么同性恋容易感染艾滋病?

西方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研究性接触的传播规律。研究表明,男性传染给男性的风险最高,其次是男性传染给女性、女性传染给男性和女性传染给女性。平时不见面又没有感情的夫妇现在每天都在一起。他们彼此深爱着对方,并将重新开始他们的爱情。在家中感染肺炎病毒和流行性感冒期间,注意性安全。用龟甲避孕套预防艾滋病。毕竟,通常夫妻中的一方可能在约会后感染,但现在有可能在家里抑制旧爱后感染另一方。

数据显示,男性传染给男性的风险概率是1/10到1/1600,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被感染的男人十次得不到保护,一个人就会感染艾滋病毒,而最乐观的统计是只有一个人会被感染1600次,这也是为什么男同性恋容易感染艾滋病毒的原因。使用医用级龟甲避孕套可以完全避免感染艾滋病。然而,其他风险率如下:男性为1/200-1/2000,女性为1/700-1/3000。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可靠的统计数据说明妇女之间的传播情况。据估计,在泰国,女性通过性交将艾滋病毒传染给男性的可能性为每100次性接触中有3-6人。

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性交是艾滋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但更有可能通过其他方式传播病毒。根据各种估计,母亲将病毒传染给婴儿的概率为13%-48%。如果她在医疗过程中被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针头意外刺伤,感染病毒的概率只有250分之一,即0.3%,但如果她注射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传播率为90%-100%。

另一项调查显示,艾滋病毒的传播因受感染者的感染时期而有很大差异。一般来说,疾病初期的感染率最高,感染率为1/10-1/20,因为此时受感染者体内的病毒含量最高。第二个感染高峰期是无症状期即将结束和临床期即将到来的时期。感染率为1/100-1/200,无症状期感染率为1/1000。

对男同性恋的调查

蚊子叮咬会感染艾滋病吗蚊子吸血时不会将自己或新吸入的血液注入被叮咬者体内,而只会注射唾液作为润滑剂来吸血。此外,HIV-1不能在蚊子体内复制,也不能存活很短时间。因此,即使病毒进入蚊子体内,也不会感染蚊子或传播给他人。

还有其他原因可以进一步说明,没有必要担心蚊子传播艾滋病毒。首先,感染者的血液中并不总是有高水平的病毒。第二,蚊子嘴的表面通常只有很少量的血。研究发现蚊子嘴里残留的血液只有0.0004毫升。根据这一计算,蚊子必须连续叮咬艾滋病感染者2800次,以便在残留血液中携带足够量的艾滋病毒,然后将其传播给另一个健康人。事实上,研究昆虫的科学家发现,蚊子通常不会在吸血后立即咬下一只,而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消化被吸走的血液。

研究表明,与肝炎、肺炎和疟疾等其他流行病毒相比,HIV-1病毒是一种极其脆弱的病毒。它在人体外的存活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热水、肥皂、酒精和漂白剂是HIV-1的克星,病毒无法在体内酸性胃肠环境中存活。因此,专家指出,对HIV-1病毒通过蚊子叮咬或公共游泳池传播的恐惧无疑是多余的。

一旦皮肤被割破并有接触病毒的危险,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方法是从伤口表面挤出血液并用消毒剂清洗。如果没有消毒剂,用肥皂或大量清水清洗也可以降低感染的可能性。

其他研究也表明人类唾液中含有微量病毒。如果口腔或嘴唇的粘膜没有受损,病毒就不能通过唾液传播。然而,法国的研究表明,长时间的法式热吻可能会损害口腔或嘴唇的粘膜,导致HIV-1通过伤口进入人体。

艾滋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什么?虽然HIV-1不能完全治愈,但在医疗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医学研究人员已经成功地延长了艾滋病毒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的寿命。第一种被证明能阻止HIV-1在病人体内复制的药物是叠氮胸苷(也叫AZT)。20世纪80年代末,西方发达国家开始使用AZT时,患者的年费用约为10,000美元,到1997年降至2,738美元。泰国和其他几个发展中国家谈判将每位病人的年费用降低到657美元。

然而,AZT平均只能延长每个病人大约6个月的健康寿命。1994年,一种使用三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更有效的治疗方法被发明出来。因为它是一种联合疗法,所以也被称为鸡尾酒疗法(或HAART疗法)。

新的抗病毒联合疗法显着降低了欧洲和美国的艾滋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由于该疗法同时作用于HIV-1的逆转录酶和蛋白酶,HIV-1在体内的复制受到强烈抑制。感染早期采用鸡尾酒疗法,保持CD4细胞计数正常,增加CD4/CD8细胞(所有免疫细胞)的比例,保持淋巴结结构完整,并显着减少血液和组织中的病毒数量。欧洲、一些亚洲国家和美国的许多急性和慢性感染已经应用了这些抗病毒药物。

鸡尾酒疗法也可以用来预防医源性艾滋病毒感染。一项对美国260名医务工作者的调查显示,如果医务工作者在工作中被带有病毒血的利器刺伤皮肤,只要他们能在2小时内服药,感染的风险为零。如果在4小时内服用该药物,风险可能增加20%,感染风险可能在48小时内达到100%。

鸡尾酒疗法被认为是目前控制HIV-1复制最有效的疗法。然而,这种疗法的副作用很明显,而且非常昂贵,每年需要大约10万元人民币。

AZT可以防止母亲将HIV-1病毒传染给她们的孩子。AZT和新型NVP用于预防感染HIV-1病毒的孕妇及其婴儿,可将母婴传播率从15-40%降至8-10%。这个方案在欧美国家被广泛使用。尤其是,伟哥每剂仅售4美元。研究表明婴儿在母亲子宫内被感染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