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催收行业“阳光化”前夜 反催收生意惊现市场

反收藏热在收藏行业“阳光”的前夜开市

本报记者/郑宇/张北京报道

想防止地址簿爆炸,新年好吗?你想“防爆”吗?”一名声称出售反收集工具的工作人员问道。

收藏一直是消费金融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现在,记者《中国经营报》注意到反收藏工具的业务也随之而来。应特别注意的是,在这些反追债措施的掩护下,债务逃避正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例如分享成功的投诉策略和使用地址簿防爆工具。

目前,暴力追收的标准没有定义,但一般认为骚扰债务人的家人、朋友和威胁等行为属于暴力追收。关键词“暴力收藏”在21Ju投诉网站上搜索。截至2020年1月15日,共有10,000起相关投诉。

基于上述情况,“集合”与“反集合”的对抗已经成为消费金融行业的普遍问题。“虽然托收在消费金融行业是一个微观层面的问题,但它对行业发展的影响不容忽视。”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高管表示。

向借款人收取柜面费

我们的一个用户在论坛上发布了一个详细的投诉策略。这只是一个例子,但在该战略发布后,我们平台上的投诉数量增加了50%。”一家没有执照的消费金融公司的经理告诉记者,“消费金融行业涉及相对大量的借款人。我们有一个超过1500人的收集团队,并且经常与鼓励投诉机构的反收集联盟会面。我们了解到,许多从事征收工作的小型征收公司或工作人员在征收行业受到严格监管后,会提供全职的“反征收”服务,向借款人收取某些费用。”

根据《2019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以下简称《研究》),目前中国消费金融市场的主体明确划分为四类,即商业银行的消费金融服务分支机构、特许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公司拥有的消费金融平台以及其他规模较小的非特许金融和小额贷款公司。

在调查过程中,记者联系了一个卖“反收集”工具的商人作为买家。另一方表示,其销售的“联系人名单防爆拦截专家”可以实现两个功能。第一个是截止日期前的“防爆”。当借款人付款时,借款人的地址簿将由借贷平台备份到云端。通过输入卖家提供的程序信息,可以有效防止通讯录的授权拷贝,截取率可以达到95%以上,不影响借阅。卖家特别提醒:“建议提前2天进行防爆拦截,效果非常明显。”

另一个是截止日期后的“防爆”。在买方未能支付最后期限后,他可以通过“标记号码”输入信息。卖家的后台系统会将该号码标记为欺诈电话500至1000次,并将该号码报告给运营商进行拦截,从而在截止日期后达到拦截效果。但截止日期后拦截效果稍差,综合统计防爆率在85%以上。

"弹出通讯录"是指申请网上小额消费贷款的过程,平台系统一般会要求导入手机通讯录,平台系统会读取相关信息。当贷款逾期时,不仅借款人填写的紧急电话联系人,而且借款人地址簿中的所有联系人都将被“联系付款”,这通常被称为“弹出地址簿”。

一个消费金融平台告诉记者,这个“防爆”系统属于“地下作坊”。实际效果取决于软件提供商的技术水平和数据库的更新频率。

此外,市场上已经有反收藏应用了。在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2019年3月发布的一份关于逃离并放弃债务的借款人名单的讲话摘录中,一些机构代表表示,借款人公开表示不会偿还贷款,并表示出现了反催收联盟应用程序,借款人在该程序中回避

《研究》表明当前消费金融市场充满了混乱。消费者属于普通交易过程中的弱势群体。在消费金融交易过程中,复杂的数据技术和金融贯穿于贷款之前、期间和之后的整个过程。金融消费者很难理解业务和风险。另一方面,在消费金融行业,暴力收集、用户数据和信息的披露以及用户隐私的暴露是常见的问题。

2019年9月,记者曾在一个月内收到三条来自首席授权消费金融公司的“弹出通讯录”收集信息,因为通讯录中有过期用户上传的记者电话号码。征集信息显示“退订回T”,但记者退订后,征集人员更改了号码,继续向记者发送征集信息。

中国银行法律研究会会长肖莎表示,目前市场上存在一些有争议的托收方式,一些反托收联盟也加剧了矛盾。例如,面对非法和暴力征收,应及时采取诉讼等法律措施,维护其合法权益。对托收的非理性对抗很容易导致更多的衍生问题。

车宁认为,解决收缴与反收缴之间的矛盾,首先要完善立法,明确标准,使收缴运行模式能够以法律法规为依据,这是根本的解决办法。其次,从姑息治疗的角度来看,催收企业可以在政府的引导下,依靠行业组织从工具方面入手,合法有序地与恶意提供反催收工具、纵容形成恶意逃债和在一些社交工具上集体聊天的电子商务平台和社交平台运营商进行沟通。

小金公司建立了自己的收集团队。

对于大数据收集,监管机构也在加快打击力度。近年来,工业和信息化部多次重申,手机应用不能收集和非法使用用户的个人信息,并连续命名了几个信用软件。

在监管当局不断打击的情况下,“暴力收藏”的情况正在逐渐改变。

"现在我每天都会偶尔接到对方付费电话,但都是用礼貌的语气。除非你不接电话,否则你不会每天换号码打我的手机。”上述用户向记者展示了他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记录。记录显示他平均每天有2到3个未知的未接电话。他认为,在偿还了网上贷款机构的贷款,只留下持照金融机构的欠款后,暴力收款的情况有所改善。

但几天前,一些消费金融平台的高管坦率地表示,他反对信用应用无法在手机上收集全球定位系统信息。

彭凯,北京金诚通达(上海)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说电话催收比家庭催收更“温和”,适用于传统催收策略中的提前还款者。然而,从行业和法律监管的实际情况来看,电话短信的收集方式也滋生了“软暴力”。从风险系数的角度来看,手机短信的收集量并不一定比家庭低很多。“中国的收藏业历史悠久,它是随着金融贷款和民间借贷的活跃而兴起的。”彭凯表示:“纵观近年来互联网贷款行业的风险事件,我们可以发现触发事件大多是由收集问题引发的,包括暴力收集案件和侵犯个人信息案件。现金贷款领域继续开展专项反犯罪、反邪恶工作,风险事件的发生起到了警示作用。此外,收集行业的加速,大规模的清理和正式的攻击也可能为行业未来的阳光铺平道路。代收机构为金融业服务,不可避免。除了催收,当前的信用调查建设和不诚实的公司,以及法律诉讼和措施的便利,也是“说服”的侧面表现。“不仅是监管层

萧飒还认为,牌金消除在一定程度上有更好的控风手段。相比之下,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收集机构很容易在风力控制措施方面出现缺陷或不足。"自建的收集机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规范收集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