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人民日报海外版:风口浪尖上的香港警察

图为8月20日,香港政协委员在香港举行的警察支援活动现场。新华社记者毛拍摄了这幅漫画

的漫画。   新华社记者 吴晓初摄。新华社记者吴拍摄了持续两个多月的非法集会和暴力事件,将香港警方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是一支着名的现代警察部队。截至今年七月底,香港警务处共有三万多名正规警察、辅助警察和四千多名文职人员。香港回归中国后,警队被誉为世界上最专业的警察组织之一。

为了停止暴力和控制混乱,他们日夜努力工作。两个多月来,他们受到了影响、伤害、攻击和委屈。在困难时期,他们仍然无所畏惧,坚守岗位,维护法治。

警察执法:文明、克制、专业。

自6月以来,香港的激进示威者利用一切手段诽谤警察,煽动对警察的仇恨。但事实与他们的诽谤和攻击完全相反。

公开报道显示,香港激进示威者的装备不断升级,他们的武器库甚至含有危险化学品。七月,警方在荃湾检获高爆炸品TATP、燃烧弹及一批武器,并拘捕三人。

前线警察指出,激进示威者携带的武器越来越危险,从石头和铁棒到投掷钢球的弹弓和伞尖上绑着刀子的雨伞,对在场警察的生命构成严重威胁。

8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发言人发表声明,对一些团体举行反对警方的口号集会表示遗憾。发言人表示,在过去两个月内,数间警署共遭袭击及损毁超过75次,至今共有约180名警务人员被袭击及受伤。

在警队工作超过20年的港英警察总监庄定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他自警队以来所面临的最危险的情况。在一些危险的情况下,可能会有100名示威者包围一名警察。

8月13日晚,一名警察被一群激进示威者推到机场的一个角落,并遭到暴力殴打。他的生命受到威胁。警察拔出他的枪,在他能够逃脱之前指向激进的示威者。

黄家伦,东九龙总区紧急事故组高级督察,于八月五日在黄大仙当值时被激进示威者击伤,牙齿折断,但他仍坚持工作。

甚至平民也可能受伤。警察公共关系部的一名警官告诉记者,他负责前方的媒体联络,有一次被弹弓上的一块砖头击中腰部。

8月19日,警方在清晨针对对激进示威者“警察滥用暴力”的指控发表声明,指出在过去两个月中,在许多大规模示威中发生了暴力事件。警察部队始终保持克制和克制,只使用相应的武力来制止危及在场人员人身安全的暴力袭击或非法暴力行为。激进的示威者无视他们最初对警察的挑衅和暴力行为,只批评警察使用武力。这是一种反效果和不公平的行为。

警方在8月19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只要示威者不使用激进的方法和暴力袭击警察,警察就不会使用武力。”这位警官举了一个例子:8月17日,激进示威者在旺角道天桥上扔垃圾桶,导致一辆警车的车顶下陷。警察随后从桥下发射了一枚布袋炸弹。当时,桥下有记者和市民。许多人没有穿防护服。从高处扔出的坚硬物体足以杀人。现场的警察发现一些人打算把硬物扔得更远。为了保护其他公民的安全,他们做出了适当的判断和行动。完工后,他们发现桥上的激进示威者已经散去。可以看出

曾先生在教育领域工作,他告诉我们的记者,一些媒体镜头专门记录了警察向激进示威者发射催泪瓦斯和其他图像,但完全忽视了激进示威者发起的对警察的猖獗袭击。

一线警官:筋疲力尽,家庭被欺负

警察执勤有多难?一名前线警察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实话:街对面的暴民随时都会扔汽油弹,砖块会像“雨”一样飞舞,几个警察局也会被点燃。“背着30到40磅的装备,连续最多30个小时去对抗激进的暴力,累了就睡在路上,坑渠边。”同事们拿破破烂烂的塑料路障和硬纸盒当枕头,睡在地板上。

吃饭时,后勤人员会被送到行动现场,但只有少数人可以轮流暂时离开防线,退后十几二十米,坐在路上快速用餐。“已经有10个小时的持续体力消耗,但根本没有吃东西。同事来送食物,但他们被暴徒殴打。”

Amin目前驻扎在东九龙警区,他本人不是前线防暴警察。他告诉记者,他经常看到他的同事满头大汗、两眼通红地从前面回到警察局,其他人在脱下装备后握手、站立不稳,“基本上每个人都快崩溃了”。

Amin解释说,防暴警察在炎热潮湿的夏季持续佩戴数十公斤防暴装备执勤,消耗大量体力。此外,大多数警察经常为了少上厕所而长时间不滴水,“如果他们不补充水和大量出汗,即使是铁做的也受不了!”

香港警方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压力来自四面八方。7月1日,立法委员会被激进暴力分子的暴力袭击摧毁。一名防暴警察的妻子后来写下了家庭状况:“我丈夫在一天的战斗后回家了。他筋疲力尽,还没来得及洗澡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我醒来看到电视新闻回放时,这位“杰出”的国会议员批评了那里的警察。我丈夫非常生气,痛哭流涕。他手里的玻璃杯破裂了,血从他的手指上滴下来。”

香港警方一再受到指控,他们的家人受到骚扰、虐待和威胁。一些警察宿舍被喷上“他的妻子和孩子将会遭遇不幸”的字样,一些警察的孩子在学校被欺负。

在海军部马体公园支持警察的集会上,一名警察的家属在谈论最近的遭遇时忍不住哭了。她无奈地说,“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是警察的家属,甚至不敢讨论相关话题。”一些家庭成员乘出租车或公交车早一站或晚一站下车,然后步行回他们在警察宿舍的家……

8月22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警方互联网安全及科技罪案调查科警司莫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共有1614名警察及其家庭成员的个人资料被公布在网上,包括他们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生日、地址、照片等。这些警察及其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恐吓。

市民:振奋警察,正义在人民心中

香港市民以各种形式表达他们对警队的尊重和支持。很多全港性的警务活动都获得热烈的回应。8月10日,由香港守护联盟发起的“全国警察支援日”,市民自发地去警察局向他们致谢,发送贺卡,签署公开信,并筹集资金购买安慰产品。那一天,成千上万的市民参加了。从那以后,警方的支援活动一直持续到今天。

"先生,看到你受伤我们很难过!"申惠城的一位居民写了一封慰问信。

"你站在保护‘一国两制’的最前线。谢谢你,来吧!”这句话来自香港立法会议员梁美芬。

"侮辱和虐待不会让你犹豫,砖头和铁棍不会让你害怕!"一位社区领袖说。

“尽管前方有困难,我们会支持你的!”这是一个公民的鼓励。

记者采访的曾先生是香港人,加入了“少年警讯”。凭借多年对警察部队的了解,他一直是

阿明告诉记者:“外部的攻击和侮辱不会打击我们的士气。我们将站得更近、更团结。”

(本报香港8月25日电)

责任编辑:刘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