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场乌龙深度改写奶源格局

新西兰恒天然肉毒杆菌事故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过去一年,全球牛奶供应格局发生了变化:全球奶粉供应商的影响力正在减弱,而欧洲牛奶公司正在利用这一局面。乳制品专家王鼎米安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澳大利亚和欧盟今年大幅增加了大袋面粉的进口,所有这些都来自恒天然失去的份额。"据估计,恒天然还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恒天然的复苏还需要两年时间。

恒天然去年8月3日被报道含有潜在致命的肉毒杆菌,几乎等同于新西兰乳制品。尽管恒天然的肉毒杆菌事件最终被证明是自己的目标,但恒天然的全球声誉仍受到影响,其作为全球奶粉供应商的优势也受到挑战。

恒天然的影响力在肉毒杆菌毒素达到自己的目标后正在减弱,而欧洲乳制品公司则抓住机会抢占市场份额。欧洲乳制品公司,包括荷兰皇家非利士(Royal Philistine),拥有品牌美苏加尔,表示将增加产能,以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王鼎棉告诉《北京晨报》,今年从澳大利亚和欧盟进口的大包粉末有所增加,平均增长3%,一些国家达到5%。这些增长挤压了恒天然的份额。在此之前,65%的国内进口大袋面粉是从恒天然进口的。王鼎棉预测,澳大利亚和欧盟原材料粉末的增长势头将在未来两年持续,“预计恒天然还需要两年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国内分销商发起的“讨伐”事件

恒天然肉毒杆菌自有目标事件影响了其合作伙伴 Dumex和Abbott的业绩。与恒天然完全决裂的多美滋向恒天然提供了巨额赔偿,并选择在欧洲寻找替代牛奶来源,并在新西兰投资一家工厂。

除了与合作伙伴之间尚未修复的嫌隙之外,恒天然还因实施两种定价体系而陷入了国内分销商的“讨伐”。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北京晨报》的记者,恒天然大袋奶粉的价格自去年9月以来飙升,刺激了国内经销商囤积的欲望。尽管价格一度飙升至42,000英镑/吨,但经销商仍提前下单。然而,一两周之后,国内企业客户收到了39,000/吨的订单。这两种价格体系导致经销商的货物到达银行时积压。急于偿还贷款的经销商只需低价出售商品。王定眠告诉《北京晨报》记者,“经销商平均每吨损失元,一些大型经销商损失1亿至2亿元。”

经销商的销售压低了国产粉末的价格。今年,国产粉的价格仅为25,000英镑/吨。王鼎棉预计这一低价将持续到本月底。"毕竟,经销商已经倾销了几乎所有的商品,价格将在下个月反弹."

■专家意见

王鼎棉:欧盟需要时间来取代新西兰

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茶事件后,多梅兹、雅培等企业转向爱尔兰、丹麦等企业寻找奶源,新西兰的主导地位正在逐渐改变。为了应对中国市场对欧洲牛奶的需求,许多欧洲乳制品企业采取了扩大产能、与国内乳制品行业合资等措施,以加快进入中国市场。

据王鼎棉称,恒天然事件为欧盟乳制品企业提供了机会,来自这些国家的原材料和面粉出口量有所增加。另一大优势是,欧盟多年期牛奶生产配额制度将于明年4月1日正式取消,届时奶农可以生产任意数量的乳制品,这也意味着欧盟原料奶产量的增加。

然而,在牛奶生产配额取消后,欧盟将很快获得新西兰乳制品原料霸权的想法是不现实的。王鼎棉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原粉的产量取决于牛奶的有效供应和设备能力的限制,这都需要时间转换。荷兰乳制品行业主席兼皇家渔场首席执行官郝汉斯表示,欧盟总产量预计将增长2%至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