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汽车金融界的中国合伙人——三位北大汇丰同学的创业史

“二十亿!”威客财务管理公司微信群中,70多名团队成员正在关注威客财务管理的交易金额数据。当交易量达到20亿时,公司的三个合作伙伴薛龙军、孙海峰和张军似乎都很平静,因为此时此刻,这一切都与维克的金融创业团队顺理成章。

1。决心创业的首席执行官薛龙军是一个不典型的技术人员。这个曾经梦想成为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年轻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他在北京大学的第一学期改变了主意。

"北京大学的牛太多了."薛龙军感慨道。“你周围的学生智商极高,大多数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天赋的重要性。例如,当时我宿舍的室友现在很年轻,27岁时完成了物理学博士后研究,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回到中国,成为南京大学的教授。”薛龙军发现他的学术才华在北京大学并不是最好的。他如何打破僵局?“我最大的优势是我非常清楚自己的能力。我知道做任何追随者都不比做一个发起人更有价值。如果我不能成为最好的物理学家,我将成为最有利可图的物理学家。”从那以后,出生在江苏的薛龙军走上了经商之路。

“我大一的时候,在北京大学做过团购。当时,我通过北京大学的论坛得到了客户,并在收到订单后去集中采购。我已经卖了英文杂志、月饼和台灯……简而言之,北京大学学生可以使用的所有东西都卖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薛龙军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集体购买,能够负担大学费用。然而,他总是赚些小钱。薛龙军一直想尝试越来越有挑战性的业务。

机会来了。从大二开始,薛龙军和北京大学的几个高年级兄弟姐妹在北京象山脚下的一个军事大院里成立了一个中小学入学培训和教育公司,开始了公司化的创业之路。并一路到公司山东威海,依托“北京高考状元”的品牌,为山东高中生做课程培训。薛龙军和几个伙伴当时起得很早,准备好了自己的功课,走上街头散发传单,去了公关中学的校长那里。最后,几个月后,这家教育公司占据了威海三分之二的市场份额,并获得了第一笔100万元的收入。

“钱来得太容易了。尤其是对大学生来说。”薛龙军说道。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课程结束后,薛龙军和几个同学仍然带着装满现金的包回家。“从那以后,我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已经学习、教学、培训和创业五年了。”

2。“兄弟情谊和友谊”大学毕业后,薛龙军离开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成为一名金融硕士,在那里他结识了两个未来的合作伙伴,孙海峰和张军。“”师从北京大学副校长、著名经济学家文海教授。当时孙海峰大学计划在大型金融机构工作。来到深圳后,孙海峰建立了许多北大企业家校友。受到深圳强大创业氛围的鼓舞,他渴望开创自己的事业。“文海老师是一位具有创业精神的教育家。他的言行对我影响很大。”孙海峰说。“在北京大学做过投资和文化传媒的公司。企业家们有完全不同的观点,他们想探索新大陆。”

薛龙军和孙海峰是北京大学汇丰学生联合会的合作伙伴。当时,两人经常去北京大学汇丰银行外的陕西面馆,吃一碗五美元的油来洒面条,谈论他们未来的商业梦想。

张军自从被护送到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后,一直在大型金融机构积极执业。“我在著名的投资银行和基金公司做过。”张军说道。然而,他非常喜欢冒险,对创业非常感兴趣。

当三人在北京大学汇丰银行学习时

经过几年的工作,薛龙军无法抑制自己创业的热情,仍然决心辞职创业。"银行的生活太容易了,30年后你就看不到自己了."薛龙军想利用第二波互联网金融,再试一次。

于是薛龙军注册了“金灶金融”公司。当被问及为什么叫金灶时,薛龙军说:“我的家乡在农村。我在我家门口吃着两颗枣树的果实长大。就我记忆所及,当我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我就向父母学习了。我挨家挨户去卖刚从树上掉下来的枣。销售日期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件事。”金藻金融尝试了许多商业方向,包括大学生贷款和网上贷款基金,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能成功。

“没有融资,公司很快就没钱了。当时,人们决定卖掉这辆车,然后再卖掉它。”薛龙军一残忍,就卖掉了他的奥迪A8,转机来了。“我在卖汽车的过程中结识了二手车经销商。我还了解到,中国二手车市场太大,二手车经销商普遍缺钱。”

结合他的金融背景,为什么我们不能利用互联网金融来解决中国数十万二手车经销商的融资问题?薛龙军找到了他的老搭档孙海峰,他们两个被打败了。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利用互联网众筹的方式合伙收集和销售汽车。一方面,他们可以解决汽车经销商的融资问题,另一方面,他们可以为在线投资者赚取利润。

他们认为这种模式被定义为“产权众筹”。

“当时没有人这样做。我们应该是第一家明确提议进行物权众筹的公司。”当薛龙军告诉新风险投资家洪总这个模型时,洪总只听了十分钟就决定投资。“我非常看好你,你是我正在寻找的企业家。”洪总是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

通过天使投资,该产品将关闭一个月并正式推出。在发布的第一个月,交易量达到了1000万,每天都有出价被抢,这一点尤为抢手。"我相信维克金融的早期用户有这种经历."

在火热的表面下,薛龙军发现了问题。"原因是满足在线投资者需求的资产太少."薛龙军很快想到了另一位老同学张军。在北京大学金融校友聚会上,薛龙军带领张军谈了三个多小时,并邀请他加入。当时,张军已经是招商基金的骨干,年薪已经达到7位数。然而,张军第二天来到南京国际金融营业部进行检查。检查后,他决定辞职并开始创业。

到目前为止,由三名北大人组成的创业团队已经成立。与新东方的三个合作伙伴洪敏、王强和许小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裕的资本合作伙伴杨守彬称维克的三个财务管理合作伙伴为“汽车金融业的中国合作伙伴和北京大学商业圈的新三驾马车”。

但是三个人当时不知道,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4。2015年12月的《生死速度》已经是创作圈的所谓“首都冬天”。首都仍然担心长达15年的疯狂O2O战争。此时,维克金融开始了首轮融资。“在融资期间,我们基本上是在空中飞人,往返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和其他城市。”

与几家机构对接后,其中几家向维克金融公司伸出橄榄枝,并决定在12月底签署技术服务协议。然而,此时互联网金融业发生了一件大事:2015年12月28日,许多部委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12条禁令”。“我仔细研究了这份文件,认为这种管理方法明确界定了房地产权众筹、P2P和股权之间的分界线,从长远来看,这将促进互联网金融的规范化发展。然而,当时,一些从业者和投资机构错误地将其解释为短期利润。因此,我还接到了一家早期投资机构的一些意想不到的电话,他们决定暂时撤回投资意向。”孙海峰说。

今天是12月31日。周围所有的朋友都沉浸在欢乐中

星星海

5“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看到我们的维C财务管理,但他们没有看到我们在工业和风力控制方面的持续迭代能力。”薛龙军说道。“我们在垂直汽车行业和金融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我们有一个汽车经销商B2B平台,维克汽车,提供金融和贸易服务。我们的目标是聚集全国成千上万的汽车经销商和成千上万的汽车经纪人,成为汽车销售渠道的改革家。我们还自主开发了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自动化全线“天眼风控”系统,该系统利用数据驱动风控,利用大数据推断商家的业务运营。维克的财务管理已经成为物权众筹行业的第一个。围绕维克金融建立的汽车上游金融服务依靠数以千计的中小经销商积累的金融合作渠道,不断覆盖和衍生整个行业的中下游,构建整个闭环生态。”

未来会走向何方?三个人面面相觑,笑了笑:“创业的生活就是享受不确定的生活。天赐重金,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

youtube.com